本人偏爱肉感熟妇文,剧情水平一般,偏好写点重口以前的号被盗了也写过《夜总会的熟女》《社区里的熟女》手枪文还是拿手其他就不行了,凑乎看吧,主要是为了这次活动出把力,也算赶个末班车吧。   今天是中专放假的第一天,17岁的沈强兴冲冲的赶回家里,当他走到门前,就听门内传出嗯,啊的女人淫叫声。不用说,这又是老妈带男人回来操逼了。   沈强的妈妈叫沈云,年轻的时候就是骚货一个,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玩过,结果后来怀孕后却找不到真正的父亲,没办法只好和自己姓沈。   沈云是市歌舞团的演员,能唱会跳,1 米68的个子38F 的大爆乳和那磨盘般的肥硕大臀,活脱脱一个大种马,在歌舞团这么多年,伺候了几任领导,也混的风生水起,一转眼现在现在也45岁了,也有些累了,凭着和领导的关系找了个理由办了个内退,说是在家休息。工作累了要休息,但是操逼这种享受生活的事在她这里可退休不了,越老劲头越足。   沈强听到里面的淫叫声,可没有要回避的意思,从他小时候起早已目睹了自己老妈带男人回来操逼的事,这种事对他来说已经是司空见惯了。而且随着自己年龄的增长,对于自己老妈的兴趣越来越大,他不仅希望别人自己操自己老妈,而且也希望有朝一日自己能操自己老妈。   想到这里他迅速打开了大门,只见老妈站立着弯着腰,两着只手趴在桌子上,一对大爆乳由于身体的猛烈晃动肆无忌惮的摇晃着,那两枚硕大的大爆乳犹如两个小西瓜一样,而爆乳上那两颗大奶头早已由于兴奋的原因挺立起来,多年的性经历使得那两颗奶头颜色早已变成了紫黑色,远远望去就像两颗紫葡萄一样。   正在操着老妈是一个瘦小的矮个男人,他正扶着老妈肥白的大爆臀用力的抽插着,老妈那肥白的爆臀下是一双粗壮的大腿,大腿上套着黑色的吊带丝袜,肉感的大腿,纤细的小腿在黑丝的衬托下显得肉感十足而又野性无比。在那抽插的过程中这个男人有着和身高不相匹配的大鸡巴。   对于沈强的出现,那个男人丝毫没有在意,继续疯狂的抽插着,倒是沈云发现了,她扭动着大肥臀说:「别闹了,儿子回来了,你先回房间,我一回就来。那个男人这才拔出鸡巴,有些不情愿的走进了房间。   此时的沈云站直身体,赤身裸体的面对着沈强,一对大爆乳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了沈强眼前,沈云没有感到有什么难堪:「怎么这么早就放假了?」「是的,今年暑假放假早。」沈强回答道。「你先去休息,老妈一回给你做饭,说完捡起地上的黑色丁字裤套了起来,由于沈云的屁股过于肥硕,所以盆骨相当的宽大,下身的三角区也是肉实丰满,再加上逼毛浓密,那条窄小的丁字裤根本无法将前面的三角区包围起来,不仅大部分逼毛依然露在外面,就连阴唇也不能完全覆盖。虽说沈云淫荡滥交,但是那私密部位在自己儿子面前依然是一种禁忌。   沈云说完转身走进了房间,沈强默默的欣赏着自己老妈的背影,那窄小的丁字裤早已深深的埋进了老妈的臀沟里,那纤细的裤线将老妈的爆臀衬托的无比的圆润劲爆,由于老妈脚上穿着一双高跟鞋,再加上走路时的扭动,那雪白肥美的大臀肉随着身体微微的颤动,两片大臀瓣用力的夹着裤线,似乎要将那窄小的丁字裤一口吞下去。而那两片雪白肥美的大臀肉上竟有不少掌印,看来老妈那肉美的屁股被那个瘦小的男人疯狂的拍打过,想到这里沈强一阵无名的兴奋和冲动。此时的沈强真想一把冲上去将整个头埋进老妈的肥白的爆臀里。   随着老妈走进房间里面又传来了那熟悉的叫床声。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后,沈云和那个瘦小的男人走了出来,沈云已经换了一副装束,上身是一件白色的紧身衣,由于衣服有些透明加上奶头那紫黑色的颜色使得那对爆乳依然看起来一览无余。而下身早已脱掉了吊带丝袜和丁字裤,但仍然是一条比较窄小的内裤。   沈强早已在在客厅里等待多时了。沈云先开口:「这是刘叔,我男朋友,快喊刘叔。」沈强知道老妈前段时间的男朋友还是一个姓赵的男人,现在只不过是换了个男人,对于老妈这种荡妇,沈强想让她难堪一下便说道:「不是赵叔吗,怎么又变成刘叔。」沈云没想到沈强会这样说一时有些不知所措:「什么赵叔,叫刘叔。」「刘叔。」沈强敷衍了一下。   刘云接着说道:「你们俩先聊,我去做饭去。」说完转身向厨房走去。   沈强依然目不转睛的看着老妈的肥臀,那条内裤依然很窄小,虽比不上丁字裤的暴露无遗,但也不能完全将老妈的爆臀包住,反而将那爆臀束紧,由于老妈走路臀部扭动的幅度过大加上臀部肥硕,那窄小的内裤的裤边也不由的慢慢挤向臀沟,裆部似乎要嵌进臀沟里,慢慢的老妈的大半臀肉又展现了出来,这种半藏半露的感觉让沈强更加兴奋。「小强。」那个瘦小的男人喊了一声。   沈强看的太入神了,没有听见。瘦小的男人又喊了一声这才把沈强的思绪从那肥美的臀肉上拉了回来。「我叫刘宇,你以后叫我刘叔就行了。」「嗯。」沈强点点头。「看什么呢。这么聚精会神。」刘宇笑着问道。「没什么。」沈强赶忙回答道。「没什么,我看你看你妈的眼神都不对啊,尤其是那肉臀直把你那眼睛要勾过去啊。你怎么,你对你老妈也有兴趣。」沈强被刘宇的话着实吓了一跳赶忙回答道:「没有,没有,刘叔你可别瞎说啊。」「怕个鸡巴啊,你老妈在外面被千人骑万人操难道自己儿子的鸡巴都不能操一下吗。」沈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没想道自己老妈的男朋友会这么说他试探性的问道:「刘叔,你是不是喜欢绿妻?」「啥叫绿妻?」刘宇不明白的问道。「就是喜欢自己的老婆或情人被别的男人操啊。」「对,对,对。是绿妻,你妈这种烂货我一人操有什么爽的,别人也要玩那才过瘾啊。再说了,你算别人吗,你可是她亲身儿子啊,便宜外人也不能亏待你,你说是不是。」「刘叔,你说的太对了,知我者刘叔啊。只是我们毕竟是母子,我妈再骚,再荡,这方面也不好跨越啊。」沈强附和道。「怕什么,有刘叔在,这事包在我身上了。对了你刚才口中说的赵叔是不是叫赵鹏飞。」「是啊,你也认识?」沈强诱惑的问道。「老相识了,他操了我的女人,所以你那骚老妈能不让我操吗?」沈强一听来了劲:「怎么你还玩换妻?」「换妻,群交也不在话下。咋的你也有兴趣?」沈强点点头:「是啊,可是我没女人换啊。」「你那个骚老妈还不算吗,再说没有咋了,你好歹也喊我一声刘叔,怎么也算我大侄子吧,就是玩群交也不多你这个。」刘宇说道。「不过,我可事先声明,我们这没有什么年轻苗条的小妞,都是肥熟肉感的老熟妇,你也玩吗?」「熟妇最带劲啊,操起来逼水十足,肉感十足。」沈强眉飞色舞的说道。「还是小强懂啊,操逼不操熟妇,操那些没肉又没经验的小姑娘有啥意思。刘叔我今年35,就爱操你妈这口的老熟妇。」刘宇接着说。   二人正聊的起劲,沈云已经将饭菜端了上来:「聊什么呢,这么起劲,快上桌吃饭啊。」「聊你的风流艳史。」刘宇回答道。   沈云脸一红:「我有啥风流艳史,无非就是男朋友对了点。」「是吗?」说完刘宇站起身来走到沈云的背后,一巴掌重重的拍在沈云那没有完全被内裤包裹下的臀肉上,只听啪的一声,刘宇随及用手狠狠的抓捏起了他手中所掌握的臀肉,啥事沈云那白美的臀肉在刘宇的手里完全变了型:「男朋友多,被操的就多啊,怪不得你这屁股又肥又大,你说是不是啊,小强。」沈强没想到刘宇会在他面前这么调戏老妈居然还问出这样的话来。视觉和听觉上的刺激虽然使他相当兴奋,但此时此刻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默不作声。   沈云被刘宇这突如其来的动作也吓了一跳,她赶紧推开刘宇:「别闹,孩子在呢。」刘宇也松开了手然后哈哈大笑。   晚饭的时候,刘宇提议喝点酒,从刘宇给沈强的眼神提示来看,他们今天是要把老妈灌倒。沈云本身没什么酒量,自然更架不住刘宇和沈强的几番攻击,几杯酒下肚后,早已是两眼冒金星,头脑发涨了。   刘宇一看时间已到,一个眼神过去,二人将沈云从椅子上扶了起来,一人搭一只手便将沈云扶进房间。此时的沈强早已按捺不遵喜,一只手已经开始游走在自己老妈那极具肉感的臀部了。   刘宇和沈强将沈云平躺在床上,沈强已经迫不及待的脱光了衣服看着刘宇没有什么动作便说道:「怎么,刘叔,你不玩?。」「今天操了你妈3 次了,暂时有些累,你玩,我欣赏咋样。」沈强有些为难,毕竟被别人看着自己操逼也有些尴尬,再说这又是自己的老妈。「」咋了,不好意思。「刘宇问道。   沈强点点头。「这算什么啊,我告诉你以后玩换妻玩群交,都是七八个人一起,多的时候10几个,你这么害羞,以后咋玩,再说你那个骚逼老妈有一次被7个男人群操,他们那些老婆都在一旁观战,你妈可一点没害羞,玩的更嗨。」听到这,沈强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今朝有酒今朝醉了,先玩再说了,管他有谁看呢。只要自己的鸡巴爽就好了。   沈强猛的脱下了沈云的上衣,顿时一对超爆乳立刻展现在了他的面前,这正是他多年梦想的那对大奶,由于年龄的关系这对爆乳再也没有以前那么高耸了,加上多年的性生活和别男人的蹂躏,已经有些松弛了,脱掉上衣多的同时,两只爆乳已经不由自主的微微向两边分开来,形成一个八字大爆乳。再看看那两颗紫黑色的爆乳似乎没有什么生气,软软的,有些耷拉着。   沈强两只手一手握着一只爆乳搓揉起来,他将头埋进那对爆乳里,呼吸着老妈的乳香,嘴巴已经开始吮吸起了那两颗紫黑的乳头,慢慢的老妈的乳头开始硬了起来,有些涨大,沈强开始猛烈的撕咬起老妈的乳头。沈云也痛苦的叫了起来,但是强烈的酒精刺激使得沈云无法睁开眼睛,她也不知道现在正在这样玩她的正是她的儿子,即使她知道她也无力反抗,只有默默承受。   沈强向发了疯一样,搓揉着沈云的乳头,两只手用力的扯拉着她的乳头……沈强一边肆意的玩弄着老妈的爆乳,一只手下意识的摸向老妈的逼里,早已是淫水泛滥一片。「妈的,不愧是个万人操的老骚逼,这样也有这么多淫水。」他将沈云翻过身来,要开始向他老妈那个最具诱惑力的磨盘大爆臀进攻了。   他将老妈的内裤猛的扯下来,两片雪白肥硕的大臀瓣也因为他的用力颤动起来。沈强一只手轻轻的抚摸起老妈的臀肉,肉感肥美,微微松弛却不乏弹性。随着他的抚摸,他突然挥起手来猛的用力打向老妈的臀肉,顿时雪白的臀肉上出现了一个红红的掌印。沈云也啊的一声叫了起来。   沈强将两片大臀肉掰开来,一个深黑色的屁眼展现在了自己面前,那屁眼由于经常肛交的原因有些微微绽开,屁眼的颜色似乎比乳头的颜色还要深,屁眼上布满了一道道的褶皱,错落有致,宛如一朵含苞欲放的黑色菊花一样。由于逼里淫水流出屁眼上也沾满了有些粘稠的淫水。   再看屁眼下的逼两片的阴唇颜色比屁眼还要深,那透明粘稠的淫水被那两片黑黑的阴唇显现的晶亮无比。看到这沈强将头埋进了老妈的臀沟里,鼻尖径直顶向了老妈的屁眼,顿时一股熟女特有的屁眼酸臭味扑面袭来,直达鼻腔,窜入脑中,对于这种味道沈强太熟悉不过了,老妈的原味内裤上就是这种味道,只不过内裤上夹杂着逼里的骚味,没有这次来的这么彻底纯正。他用力的用鼻子去猛吸那种味道,这种酸臭味是多么让人兴奋啊,他又将鼻子慢慢下移他要再去感受一下那个已经接待了无数男人鸡巴的黑逼的味道。浓烈的尿骚夹着腥臊味从那还处于半闭合状态的黑逼里发出来,那种味道与屁眼散发的味道完全不一样,甚至无法用言语形容,但是它们给沈强带来的兴奋度是一样的。慢慢的沈强的鼻尖上已经沾满了淫水,他伸出舌头疯狂的上下舔弄起来,从屁眼到骚逼每一寸都不放过,他的舌尖仿佛要透过老妈的屁眼顶向直肠,透过阴道顶向子宫。   沈强强烈的舔弄使得半梦半醒的沈云也轻微的淫叫起来。这种叫声细微而诱人,使得沈强越舔越兴奋。   而此时的刘宇正翘着二郎腿点着香烟静静的欣赏着。他手里手机对于精彩之处也不时拍照留念:「小强,逼不光是用来舔的,那里是存放鸡巴最好的地方。   听到这,沈强嗯了一声,把他那早已树立很久的鸡巴猛的刺向老妈的逼里,顿时沈强的鸡巴感到了老妈逼里的润滑和包裹,伴随着那越来越多的淫水,沈强扶起老妈的爆臀快速的抽插起来,一边抽插,一边狠狠的拍打着那极具肉感的臀肉,屁股上的头痛加上鸡巴的搅动这种痛与快乐的双重感觉让沈云的身体也跟谁沈强的节奏动了起来。似乎沈云的动作比沈强还要大,她疯狂的扭动着自己的爆臀用力的去迎合沈强的鸡巴,淫叫声越来越大,她一只手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一只手也不由自主的抚摸起自己的大爆乳:「干我,操我,使劲操……沈云的欲望完全被挑动了上来,她将沈强推倒自己坐在了沈强的身上,此时的她也不在乎现在操她的是谁只要让她爽就行了。她摇晃着爆臀,扭动着全身,那对大爆乳随着身体的扭动不规则的甩动起来。   沈强平时也操了不少小姑娘,但对于老妈这样的不甘人后,主动浪荡,使得他居然没有控制住自己,自己的鸡巴居然被老妈的骚逼一阵疯狂搅动射精了,这一次虽然时间不长,但这短暂的开始也许将会促成以后的疯狂。   沈云似乎还没有爽够,但酒精加上大体力的运动使得她已经无力动弹了,摊在一边,静静的睡去。   刘宇全程欣赏完表演:「小强,不错,有潜力,照片我都拍下来了,一会等你妈醒了,我再让她回味一下。」「什么,你要让我妈看。」「怎么,你认为你妈这个老骚妇看了之后会怎样,难道她还能怎样,难道你以后都想这样玩死尸一样玩她吗,你妈这个骚逼清醒状态下不是更过瘾。」「对,还是刘叔想的周到。老妈的思想工作还要靠刘叔去做。」沈强说道。   第二天早上,刘叔一早已经走了,沈强起来的很迟,他打开房门,老妈已经在做饭了,厨房里的老妈依然穿着昨天的那条窄内裤,上衣依然还是那件紧身衣,从背后看,老妈依然没有戴奶罩。   沈强悄悄走到老妈的身后,轻轻喊了声妈。沈云没有答应。沈强又喊了一声。「谁是你妈,我不是你妈。」沈云没有回头。「妈,你怎么了?」沈强说着一只手已经贴上了老妈的肥臀。见沈云没有反应,沈强稍微用点力捏了起来。   沈云转过身来打掉沈强的手说:「怎么,昨天还没玩够吗。」「妈,你都知道了。」沈强问道。「不知道,反正昨天是被一个小畜生给操了。」沈强一听知道老妈的语气里没有什么责备的意思,更加胆大了起来,双手将沈云抱住,将头埋到了她的爆乳中说嗲嗲的说道:「妈,我是小畜生,那你是什么啊。」沈云被沈强一逗倒乐了:「你是小畜生,妈是老畜生。」「不对,是老母狗。」沈强说。「去你的,老母狗还不是老畜生。」沈云笑着说道。   〈到沈云笑了,沈强知道老妈已经默认了这件事,他忙说道:「那昨晚的事。」「不要说昨晚的事,母子还是母子,但是……」「但是什么。」沈强迫不及待的问道。「一会家里有人来,你去准备一下。」「准备什么,谁来啊?刘叔吗。」「有男有女,好几个。」「难道是玩换妻。」沈强脑中立刻闪出这个念头。「是聚会吗?」沈强问道。「暂时不告诉你,今天给你个福利,你去妈妈房间帮老妈挑几件你认为好看的衣服,挑的好,老妈穿给你看。」沈强已经完全明白了,刘叔已经搞定了老妈,而老妈也完全默认了。想到这沈强狠狠的揪了一把老妈的爆乳快速奔向了老妈的房间。   只听后面传来一阵嬉骂声:「你个兔崽子,下手就不能轻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