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之戀(一)

  喧鬧的城市,帶給寂靜夜裡一片生氣,路上的人不斷的走著,一處華麗的招

牌,閃爍著光芒,不少人走了進去。

  「歡迎光臨。」門口的小姐親切的招呼來人,來人點了頭,便向吧台走去,

正在裡頭調酒的年輕小夥子,走了過來,問:「先生,你要些什麼?」

  「謝謝,伏特加。」客人點起煙,緩緩的吐出煙霧來,酒保放下了酒在客人

眼前,好奇問道:「先生,我似乎沒看過您,您新來的呀?」

  客人點點頭,笑道:「是的,我是第一次來的。」

  酒保邊幫其他人調酒,也邊與此人聊天,當客人喝下第三杯的酒後,PUB

內客人增多,小夥子連忙工作,此時客人又陳默的在那吞雲吐霧。

  不知多久,這位客人身邊多出一位女性,獨自一人,她叫了杯酒,客人遞根

煙給她,女子接來,「妳好。」

  「嗯,你好。」

  「單獨?」女子笑了起來,看這位客人。

  「你想把我呀。」客人微笑著看著她,女子端詳一下此人的面貌,覺得此人

清清秀秀,皮膚稍稍白嫩。

  「呵……你保養的可真好,比我們女人還好。你多大了呀?」

  「我21,妳呢?」

  「呵……長你4歲,做什麼的呀?」

  「學生。」

  「啊……呵……那我不適合你呀。」女子小聲的在他耳邊說,「我是個應召

呀。」這客人想也沒想,付了酒錢,一把拉住女子的手,便往外走去。

  「嘿……放…放手……」女子被客人帶出場,走到較無人的地方,女子掙脫

了客人的手,「喂!……你太……嗯…你的手好軟喔……對了,我不適合你呀,

你應該去找你們同年紀的呀。我比你老呀,而且你也不能給我什麼,我不做虧本

的喔。」她手撥弄著非亂的長髮,嬌豔的臉蛋,豐滿的身軀,透出媚人的姿態。

  客人不回答她的問題,說了一句:「到我家。」剛剛在PUB裡有些吵雜,

這回路上冷冷清清的。

  女子發現客人聲音挺清新的,「嘿,去你家。那先談條件呀。」

  「2萬。」

  女子愣了一下,其實她不是什麼應召女郎,她只是下班之後,沒事做,跑到

PUB喝一杯,沒想到竟碰到這種事,但也很欣慰的是自己竟被年輕的小子看上

眼,表示自己還是很有魅力的。

  「怎樣?」

  「嗯……這個……我其實…不是應召的呀……我…是一個上班族而已……」

女子緊張的說道。

  客人深思了一下,說道:「那…妳可以當我的女朋友嗎?只有今天而已。」

  女子想了很久,客人又道:「我……不會虧帶妳的。」

  「這……好吧。」

  客人高興的抓起女子的手,「謝……謝。」

  女子道:「但我還不知你的名字。我叫秀美,你呢?」

  「我……我叫石惠」

  「實在的『實』?」

  「不,是石頭的石。」

  「好吧。走,到你家吧。」兩人邊牽著手走著。

  「喂,石惠。你好香喔。擦香水呀?」

  「嗯……是……是呀。」

  不久便走到石惠的家,「石惠,你家有人嗎?」

  「沒有,今天他們都出去了。」秀美指著石惠鼻頭笑道:「喔∼∼難怪你出

來偷腥。」

  「呵……進去吧。」

  兩人走進大廳,石惠開了燈,要秀美先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妳要喝些什麼?」

  「嗯……隨便吧。你們家還蠻大的呀。」

  「是嗎?還好吧。可樂?」

  「好,謝謝。」

  兩人聊了一陣天,得知石惠家有5個人,他是最小的,上有一個姐姐和一個

哥哥,而秀美有一個妹妹,還在讀書中,才12歲。不知過了多久,牆上的鐘打

了12下。

  「啊……12點啦,秀美姐,妳……要走了嗎?」

  「嗯……對呀……妹妹還在家,我要回去了。」說罷站起身來,低頭向石惠

吻了一下,「再見。」睜眼一看,石惠那雙溫柔的眼光望著她,慢慢的石惠將嘴

接上秀美的嘴,猛烈的,兩人舌頭揪纏在一起。

  「啊…不可以的……我們年紀……差……太多……」

  但是石惠的手不停著,秀美感到扣子一一被解開來,因胸部本來就很大,所

以小小的衣服包得使她有點喘不過氣來,石惠低頭埋在被雪白胸罩遮住的胸部,

舌尖輕撫著秀美的肌膚,「啊!……」秀美被挑逗的臉色紅潤,胸罩帶子被解除

了。圓潤的胸部展現出來,不斷跳動著。

  「秀…美姐……好……嗯……美喔……」石惠又撫摸又吸食著這個美食,唾

液沾上乳尖,圍繞在乳暈四周,「啾…啾噗……啾……」石惠故意將吸吮的聲音

加大,秀美俯在石惠之上,任憑他溫柔的愛撫著。

  「啊……啊……石惠……啊……」秀美的性感地點很快的被找到,忍不住失

聲呻吟,小蜜穴已經被石惠佔領,靈巧的手指和像蛇般的舌頭,在秀美下體亂竄

動,延著大腿流下一條晶瑩的液體,此時秀美已經快到高潮了。

  「我……啊…啊哈……哈……石惠…我……要…你的……插進……來……好

…不好……」秀美沒想到自己竟是這麼主動的淫叫著,看見石惠仍不理採,一急

便動手。

  「啊……秀美姐……」石惠見秀美要拉扯掉自己的衣服,嚇了一跳,秀美不

顧一切的強行趴在石惠下體,「我…要……我要你的…插入……」一拉開拉鍊,

只覺得好像平平的,但此時性慾戰勝常理,秀美舔了又舔石惠的內褲。

  「嗯……好香的內褲……ㄏ…石惠……ㄏ…大姐姐要跟你幹了…ㄏ……我要

來喔……」撕毀石惠的內褲,秀美欣喜的要拿出肉棒玩。

  「……!……」

  頓時秀美呆住了,眼前應該要有一根肉棒的,但這時沒有,稀疏的陰毛在眼

前,石惠胯下呈現三角形,而在三角的最底下,竟跟自己的一模一樣,稍稍粉紅

的陰唇,四周也有著一絲絲黏液。

  「這……這……是……」秀美整個人陷入黑暗之中,不醒人事。

同性之戀(二)

  「咦…誰…誰把燈關了……」秀美睜開雙眼,只見黑暗的空間裡,(嗯……

我……我在哪……嗯……家裡嗎?)掙扎的要坐起來,忽感到附近有一個東西在

動。

  「嗯……是麗美(秀美之妹)嗎?怎麼不開燈呢?」移動了一下,發現自己

正坐在一張床上,秀美不加思索就下床向前走去,「哎呀∼!」踢到東西,秀美

腳指痛了一下,「是…誰把…東西放這的……哎呀∼∼痛呀……」秀美邊罵手邊

往燈開關摸去。

  「嗯……咦……開關呢?……這……」

  「啪!」燈忽然被打開,頓時豁然開朗,「啊…你……」秀美指著前方,一

位坐在椅子上的人。「不是…妳……妳……怎麼進來的?」

  短短的髮,一身男性裝扮,俊秀的臉,笑著道:「秀美姐,妳醒啦?」

  「妳……不是男的……妳……石惠……」

  石惠站起身,整整衣領,淺笑著說:「呵……我不是男的……」

  秀美走上前去,手搭上石惠的胸口,很明顯的,胸口有腫著一塊,軟軟的,

秀美忍不住的將手伸入石惠襯衫裡。

  「嗯……有……乳…乳…房…乳頭……嗯……」秀美喃喃自語。

  石惠嬌喘著說:「嗯……嗯…是呀……還有我的下…面……」拿起秀美的手

往自己褲子內深入,「啊…真的……沒有……那根……啊……是陰蒂…妳……」

不知所措的秀美倒退幾步,舉起手,還可看到指頭間所牽引出來的細絲。

  「妳真的……是女的……為何要…要……找我這女的……呢?」秀美滿肚子

的疑問,先前的驚嚇稍稍平撫了。

  石惠靠近她,溫柔的摸著秀美臉龐說:「我,是女的沒錯,但,我覺得我喜

歡當男的,妳認為呢?」手指不安份的解除秀美衣物。

  「不…我不是…我不是妳……妳想的那…種人……啊……放開我……」秀美

想要掙脫石惠的掌握,但石惠力氣比自己大的多,而且,當石惠手指挑逗著自己

的乳頭時,全身有如被電到的感覺,鬆鬆軟軟的,好舒服,輕飄飄的,就這樣,

秀美一手推著,另一手又抓著不放,可是嘴裡還是不斷的呻吟道:

  「喔……不要這…樣……喔喔……好……不…不是……這樣的……不能……

呀……」

  纏在腳邊的內褲慢慢的被石惠的腳撥弄掉,靠在牆上,秀美幾近全裸的展示

在石惠眼前,石惠大腿頂住秀美下體,輕輕的向上頂著,舌頭伸入對方口中,攪

和著兩人的唾液。

  「唔……唔……嗯……嗯……啾…啾……」兩片嚶唇分開了,勾勒出一絲細

線,「喔…呵……呵…呵……」長時間的熱吻加上下體的衝擊,讓秀美差點喘不

過氣來。石惠抖動著舌尖,像情人般的親暱的撥弄秀美的睫毛,劃過臉頰,溫柔

的舔食小巧的鼻頭,再度回到美麗的嘴唇邊,這次舌頭沒有伸入裡頭,只沿外圍

玩弄著。

  「唔……呼……嗯……石惠……我…不是……的……啊……這……該……停

止吧……我不…是你想…的……的那種呀……」反抗的聲音明顯的衰弱了。

  「呵……妳騙人……」石惠將秀美大腿打的更開,手指摸了一下下體,拉出

一條相當穠綢的液體,「看,秀美,這……妳的喔……」

  「不是…的…我……我……」百口莫辯,秀美把頭移開,不敢面對自己身體

的背叛。

  石惠笑了笑,跪下身來,手指剝開濕潤的雙唇,舌尖再度伸長,向那深幽之

處探去。

  「喔…喔……嗯……石惠……嗯…喔……嗯ㄡ……喔……妳……真……嗯…

喔…行呀……呀……我……真的……好舒服喔……」秀美忘情的叫著。

  濕潤的舌頭慢慢的侵入濕潤的陰唇,石惠的嘴也貼上去,「啾……噗……哆

……啾……咕嚕∼∼」大口吸食著,而秀美的淫水連綿不斷的湧出來,「啊∼∼

啊∼∼∼啊……石……」秀美嬌喘聲也不斷的上揚。

  「啊呀!」石惠猛力的吸了一口,使得秀美痛了一下,「石……惠…妳……

怎麼……」石惠不答話,站起來將嘴唇湊上去,兩女再度熱吻,秀美睜大眼,訝

異的看著石惠,石惠一臉笑容的望著她,秀美咕嚕的吞下石惠用嘴遞送過來的東

西,「嗯∼喔……咳…咳……石惠……這…是……」

  石惠抹起嘴角旁的液體吃下去,淫淫的笑著說:「呵……呵…這是妳的淫水

呀……」說罷,便打開櫃子的抽屜,拿出一件東西。秀美見狀,發現那玩意竟是

一件內褲,但上頭有兩根塑膠棒,似乎穿上後會插入自己外,也可以插向別人,

石惠脫去沾濕的衣衫,粉紅的乳首,突起的胸部是用調整內衣硬塞進去的,所以

外表不容易看得出來,如今脫掉,秀美發現石惠的上圍也是挺豐滿的,石惠將內

褲拉至膝蓋上,塑膠棒已頂到石惠的下體。

  石惠望向秀美,「來……幫我穿上……秀美姐。」

  秀美依言走去,小小的陰唇好像塞不下這太大的東西,秀美看了一下,道:

「石惠……妳……就竟是多大了……妳…妳的塞……不下吧……這……」

  石惠幽然笑道:「呵…我……我18而已……」

  秀美驚到,退後幾步,「這……妳……那妳不要……玩這樣……會…會…受

傷的…嗯……」此時秀美有了想要離開這的念頭。

  「我看……我還是…走……好了……我……」

  抓起衣服,正想走的秀美,被石惠一把拉住,重重的向後摔去,「妳……妳

……不準走……我…可以的……」石惠兩手抓住塑膠棒,一咬牙,「噗嗤!」插

入自己濕潤的陰道裡,雖然陰道有濕透的潤滑,但還是因為太小而撐得開開的。

慢慢的石惠把整個內褲穿置好,一時站不穩,倒向一旁的桌子,石惠發現自己沒

啥力可以站起來,便靠在桌邊喘著。

  「嗯…嗯…可…可以了…呼…呼……」

  看見秀美倒在地上,似乎被嚇到了,石惠深吸一口氣,站穩,一步步走到秀

美旁,因跨下的東西太大了,兩腳稍微張開著走,「秀美姐…」石惠按住秀美的

頭,讓她吸這陽具,「喔……唔……唔…唔……」而吸食動作激烈,牽扯到置在

石惠體內的那根。

  「啊……啊……秀…美姐……啊……啊……好…棒呀……啊啊……啊……好

大的……啊…啊……」

  「唔……唔……」石惠將東西從秀美嘴裡抽出,「咳…咳……咳……」

  秀美吸得正舒服,被停止後,看了石惠一眼,便把陽具拉住,「我…要…」

將陽具放至下體的入口處,石惠抱起秀美的腰,慢慢的插了進去,「啊……好大

……啊……」

  秀美見龐大的東西一一進入體內,產生了莫名興奮,迫不及待的搖起腰。

  石惠被搖動的肉棒攪動著,放聲淫叫:「啊……秀…搖……用力…力點……

要…要…喔…喔……好……好……」

  「啊…好…深…都……都……近來了……啊……啊……」

  兩根肉棒,一根攪和著石惠的淫水,一根抽插著秀美的愛液。

  「啊…啊……」秀美躺在地上,伸手抓住石惠晃動中的乳房,用力的抓著,

石惠沒感到痛楚,仍不斷享受兩種快感,「啊……啊……秀美……啊……」唾液

四處飛散,有些灑到秀美臉上,兩人下體已極度火熱,汗也一滴滴的滴落,那件

內褲,也已經濕透了,充滿著愛液與淫水。

  兩女從房間裡做著做著,不知不覺中,已爬到外面來了,這裡是樓中樓,外

有一欄杆,石惠舉起秀美一隻腳,架在杆上,猛烈的抽插。

  「啊…啊…要來…來……啦…啊…啊……」秀美擠著眉,不知是痛苦還是歡

愉的叫著,「啊……啊……秀……美……我也……也……啊…要…要……」

  也許是汗水,也可能是淫水,頓時從欄杆上灑出大片的液體,晶瑩剔透的液

體,灑到樓下一大塊區域。

  兩個女人抱在一起,喘息著,舔著對方的汗水,下體的兩根肉棒依然在裡頭

,沿著滴下許多淫水愛液,秀美見石惠快要站住,便扶著她一起躺著休息,摸摸

露出一點的肉棒,上頭的愛液,濕淋淋,滑潤潤的,沾了一點,也伸入石惠裡頭

抹了一下,手抽出後,發現整手都是液體,還可以看到一絲絲不起眼的血色,秀

美愛憐的摸石惠的臉,兩人又享受著愛液與熱吻中,慢慢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