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本狼23岁,刚从某野鸡电专毕业。因心怀出外闯荡的梦想,於是离开了家乡,去远在两千里外的山西某老牌国营化肥厂工作。因为当时我已经厌倦了家乡的一切,只想感受全新的世界。   这家化肥厂虽然不包吃住,但试用期短,经常加班的话,一年也能有个两万五,在我眼里算是相当不错了。毕竟学历不高家境不富,有这样的工作已经可以偷笑了。   因为不包吃住,於是我第一时间开始寻找廉租屋。   所幸附近就是工厂区,有不少外来务工者,人多且杂,但也因此对外出租的民居私房很多。当时租房仲介和我聊的蛮开心,然后就说要给我点好处,於是我就住到了一个全是单身年轻女工的私房宿舍。   这家宿舍离我上班的地方才三公里,走路只要半小时多一点。我租的房间很便宜,仅仅五十元月租费。只不过洗澡没热水,且水电费还要另算。   住下没多久,有一天晚上,三四个妹子红着脸敲我的房门,看见我出来以后一阵窃笑。她们问我要不要一起拼饭,这样可以少花钱还能吃的丰盛些。   同意,当然同意。   其实本狼对衣食住行要求很低,每晚上就吃两个素馒头,在我眼里也不算如何淒惨,可我寂寞啊。初到外地,人生地不熟,水土不服,方言不通,晚上心里总是空落落的。要是拼饭的话,也许还能和妹子聊个几句,这也是好的。   这套私房租出去七八个房间,除了我清一色都是十几岁到二十几岁的妹子。   而且她们长的都不赖,最差的也有60分。现在想想,当时我的运气真的超好。   既然是拼饭,肯定是讲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叽叽喳喳算了一会儿帐,平均一个月三十八顿饭,因为周六周日有三顿。每顿菜金二十元就能吃的很好了,七百六十元里我分摊两百,外加换煤气罐。好像我是吃亏了,但也无所谓,钱本来就是拿来花的。   好开心,真的好开心。和几个妹子凑在一张小桌子上,吃着饭,聊着菜价,大家就是一家人。这样简单的生活,让我感觉无比充实,但半夜里肉体的躁动也在时刻刺激着我。   终於有一天,我敲开了一位妹子的房门,问她能不能和我处朋友。   这位妹子姓龙,全名不能说,就叫龙妹吧。她150的个子,有小虎牙,皮肤白皙。胸围B,翘臀,脸很可爱,属於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那种。   妹子看着我呼吸越来越重,她把我拉进屋,把我的手按到她的胸脯上。妹子告诉我,她离开家乡到这来打工,已经和男朋友分手快一年,想男人想的不得了。   没有恋爱,就开始性爱,我们快速沖洗了一下身体,立刻开战了。   我捏住她的屁股来回搓揉,龙妹也不甘示弱,用小手上下套弄着我的鸡巴。   我们互相抚摸着,很快进入了状态,我硬了,她湿了。   先是传教士的姿态,才刚进去,她就高潮了,还流下了眼泪。她说她好想念鸡巴。我问她是我的大还是她以前男朋友的大。她很老实,给了个让我不太痛快的答案。用这个姿势来来回回送她上天三次,妹子说换她来。   好,我喜欢,勤奋的妹子才是好妹子。   龙妹玩起了观音坐莲,她自己动还好,但如果我也跟着动,没几下龙妹就会痛的直翻白眼。原来她是前置子宫,且子宫颈敏感,只要被鸡巴撞到就会超疼。   我真是不能理解,她以前的大鸡巴男友是如何憋下来的。   於是我们之间的性爱姿势只剩下了最传统的传教士。但感觉也不错,她小小的个子,稚嫩的外表让我感觉仿佛在和幼女做爱,很刺激。   第二天晚上吃饭的时候,龙妹抱住我的胳膊向其他妹子宣告:「这个大帅哥是我的,你们不许抢~~~」当时本狼很年轻,身高181,体格健壮,有四块腹肌,体重78公斤,脸有些像年轻时的狄龙。而且皮肤非常雪白细腻,很多妹子精心呵护过的皮肤都要比我差一大截。这样的长相从小给我惹来不少麻烦,幼稚园里老妈经常让我穿裙子拍照取乐;小学里同学经常笑我像人妖;中学里他们是不笑了,因为一笑就被我打歪嘴;大学里……不提了。   很奇怪,之前我从来没觉得自己是帅哥,但瞬间明白了以前很多不可理解的事。为啥很多男生又或者女生莫名其妙的恨我;为啥女人那么好上手;为啥成熟女性会乐意和我发生性爱……原来只是因为这具皮囊。   我一点也开心不起来,老子又不是自慰棒!   肉体太容易被得到,感情就往往会被轻易抛弃。   我很快厌倦了龙妹。一方面她前置子宫让我感觉兴趣缺缺;另一方面,她经常在她的朋友和工友面前炫耀和我的关系,往我钱包里塞大头贴,这让我非常不自在。   我对女人的定位是,平时拿来打炮,仅此而已。这可能是在学校里养成的习惯吧,再说周围的漂亮妹子很多,我可不想被龙妹仿佛小狗撒尿标志领地一般,活活绑死。   然后我见到了她表姐,她就住在我租住地五十米内的另一处私房里。   第一次看到她,她正躺在床上生病,龙妹让我带药给她,当时我就一个惊艳。   龙妹的表姐姓张,名字谐音是婷婷。胸围比她表妹大多了,C罩杯,而且很坚挺。   年龄比我大两岁,26,但皮肤非常的白,ccc36.com做最專業的站比我的皮肤还要白皙,一白遮百丑,就连她脸颊上淡淡的雀斑都显出一种韵味。最要紧的是,她身高有162,阴道应该没她表妹那么短。   当晚和龙妹打完炮,我直接了当的告诉她,我想干你表姐,要么你答应我留下,要么你拒绝我离开。   现在想想,这种行为,不是一般的混帐。哎,当时太轻狂,也太不把妹子当回事了,认为只要威逼一下,就能得逞。现在的我很想穿越时空告诉过去的自己,你有多愚蠢,但这已然不可能。   龙妹哭了,我才发现她的内心比我想像的坚决,她告诉我:「我看错了你,既然你已经这样想了,再相处下去也没啥意义,我们分手吧,你去追我表姐好了。」我后悔了。   虽然龙妹在床上让我很不爽,可至少她喜欢我,就因为她喜欢我,所以我突然感觉自己其实也喜欢她。这样说有些绕,但情况就是如此。   可无论如何挽留,龙妹当晚收拾完行李搬去另一家私房,我感觉心情糟透了。   但她表姐张婷婷的影子,随后又在我面前来回晃动,肉体渴求再次淩驾于心灵感情。   我承认,小头左右大头,一直都是本狼的通病,直到几年后才稍微有所收敛。   龙妹的表姐张婷婷,很快知道了她表妹被我甩掉了,为此还不断发短信告诉我,她表妹有多善良,人有多单纯,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我抛弃了她?   因为我想干你啊。这话我很快就委婉的表达了出来。   张婷婷然后开始躲我。   吃饭时不理我,见面以后就躲开,偶尔和我说话,也是谈她可怜的表妹,弄得我仿佛老虎吃王八,无处下手。   但上天还是眷顾我的,很快张婷婷生病了。   五十块钱一个月的房子,肯定好不到哪里去,现在已经是秋天,她还敢洗冷水澡,够狠。   女生之间的友情非常的脆弱,张婷婷可能是因为长的漂亮的关系,躺床上都没人照顾。我倒是想照顾,她却始终防备着我,於是她叫来了她表姐――刘姐来照顾她。   刘姐年轻时在欢场上纵横过,最巅峰的时候做过洗浴中心的领班,年龄上虽然比我大十一岁,但很有气质,是那种,你明明知道她在说谎,可就是想去相信的那种气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