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的劇情很熟,但是寫來寫去還是寫到這里,接下來會盡量寫一些大家沒看過的情節!多提寶貴意見啊!至于誰先上還是看大家意見!另外大家想看什麽情節

  王越落慌得逃回了辦公室,一個人坐在那里發呆,好在自己恢複得及時,不

然就……王越不敢想下去,唉!自己的丈夫不在身邊,心中的委屈只能憋在心里,

無處訴說,想到自己今天被一個老頭子玩弄,眼角流下了委屈的眼淚。

  這時候王越的手機響了,王越一看是林主任打來的,調整了一下情緒,然后

摁下了接聽鍵。

  「喂,小王啊,那個,一會我去教育局有個會,今天可能不能送你回家了」,

王主任歉意的說道。

  「嗯沒關系的,林主任,您忙您的,我自己坐公車回去就好」,王越消沈的

說道。

  「咦,聽你聲音不舒服嗎?小王」,林主任關心的問道「沒有……沒有……

我很好」,王越趕忙說道「哦那就好,那我挂了」

  「嗯再見林主任」

  電話那頭的林主任哪里想到的道自己的女神已經被人捷足先登的玩弄了。

  挂完電話,王越站起來走到洗手台,洗了把臉梳理了一下頭發,看著鏡中的

自己。「我是一個堅強的人,我是一個班的班主任,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我不

能被這件是搞成這樣,沒什麽大不了的」,王越心里自己鼓勵著自己,讓自己去

忘掉這件事。

  終于放學了,王越挎著手提包往校外走去,想到明天就是五一假期,不用上

課,正好可以好好調整調整自己。走著走著隨著雙腿的摩擦覺著私處黏黏的很難

受,也難怪,今天下午被死老頭子用手指插得都弄出了愛液,還沒來得及處理一

下!算了,還是忍一下回家再收拾吧,想到這里王越加快了步伐。

  公車上,人熙熙囔囔。王越被擠到了后半截車廂,前后被兩個男人夾擊著,

穩定下來,王越心里埋怨起林主任來,早知道還要擠公車,就不穿裙子了,剛才

上車時又被吃了大豆腐,更有甚者竟然把手伸進了自己裙子去自己的翹臀揩了一

把油,真是混蛋,都怪林主任,早不開會玩不開會這時候開會。

  容不得王越多想,突然王越一個激靈,原來一個粗壯的硬物頂在了王越的翹

臀上,王越就是再清純也猜得出來這是什麽,混蛋,在公車上竟然這樣,王越一

陣臉頰绯紅的低下了頭,同時靠前稍微挪了一下,離開硬物的沖頂,稍微松了一

口氣。可是沒多久堅挺的肉棒又挺了上來,就這樣一下一下的頂著陷進王越柔軟

的翹臀。王越已經沒有退路了,她已經都快俯身在前邊的男士身上了,自己的乳

峰都隨著公車的晃動一下又一下的碰撞的前邊男士的后背,真是太羞恥了,怎樣

才能制止他呢。要是大叫,肯定全車的人都會知道,萬一有熟人讓人知道了多難

堪,自己一個高貴的教師在公車上被人非禮,這種事情怎麽說得清,誰來救救我

啊,王越無奈的向天求救。

  就在這時,一個粗壯的大手摁在自己的翹臀上,停留片刻然后用了一捏,啊

……這麽用力,王越忍不住叫出了聲來,引得周圍的人看過來,王越這一叫也把

后邊的色狼嚇了一跳,趕緊拿開了雙手。

  王越歎一口氣,以爲自己脫離了苦海,豈止不一會,自己的耳根感覺到暖暖

的喘氣聲,他竟然湊了過來,他要干嘛,王越頓時緊張起來,縮緊雙肩。

  「美女,不要叫嘛,我溫柔一點」,一陣輕語吹進了王越的耳朵,色狼邊說

著,邊又伸出手輕輕地隔著緊身裙摩擦著王越的翹臀。混蛋,王越松開抓著上欄

杆的手,伸到后邊去阻止色狼的行爲,但自己的姿勢根本是不上力氣,那里是那

雙粗壯的的手臂的對手,突然,那雙大手一下抓住了王越的小手,同時往后拉,

王越極力的想要掙脫,但哪里是這個色狼的對手,色狼把王越的手拉到自己的褲

裆處,然后將王越的雙手摁在自己隔著褲子的肉幫上開始搓揉,可惡,本想制止

他的行爲,沒想到竟然落進了這個色狼的圈套,王越頓時后悔不已,但是無奈的

一點辦法都沒有,這時候色狼的另一只手也沒閑著,另一只手不斷地在王越的臀

部遊走,並且不斷的開始有意無意的掀起王越的裙擺用力的揉捏著王越的翹臀。

  「壞了他要掀我裙子」,王越意識到這個問題,急忙用拿著手提包的手去極

力的往下拽裙子,但是色狼豈能容忍王越這樣,用力的把王越的手推開,王越又

趕忙回來壓住裙擺,這時突然色狼拿開了將自己的手摁在他肉棒上的手,手突然

解放出來,到讓王越措手不及,趕緊收回自己的手。壞了!突然王越感覺到色狼

將兩只手用力的摁在兩條大腿的外側,顯示捏了一把,疼的王越又是一聲嬌喘,

還沒反應過來,突然雙手用力的同時向上推去,就是那麽一瞬間,王越的裙子被

推到了腰間,整個翹臀和私處都暴露在空氣中,感到一絲絲的清涼。這個時候王

越已經徹底的崩潰了,自己已經不知道該怎麽做了,這個時候要是叫出來豈不是

會讓更多的人看到自己下體,想到這里,王越只能默默的忍受著,祈求我趕快結

束。

  這個時候色搓狼已經更加放肆的雙手摁倒王越穿著黑絲襪的翹臀上用力的揉,

「好圓啊,又圓又軟,真是個極品啊,小姐」。又一陣輕語飄過來,王越更加的

羞恥的閉上了眼睛,眼角流下了淚水,抿著小嘴,但雙手仍然與色狼斗爭著,只

可惜自己的力氣實在是太小了,再加上下午本就被死老頭子玩弄一番,差點來了

高潮,哪還有什麽力氣。這時候色狼將自己的雙手伸到了絲襪中,直接蹂躏著自

己翹臀,王越極力的拽著連褲襪不讓他得逞,粗糙的大手在王越的臀部搓揉,使

得王越的感到無比的瘙癢,但這個時候也只有忍耐。

  兩雙大手突然越過腰間用力的深入內褲,幾根手指插入了自己的蜜穴,然后

用力的抽動著,「啊……」王越又是差點大叫出來。

  「底下都濕了,小姐,你還真是個小騷貨啊,別裝了,哥哥今天就讓你好好

爽爽」,聽到這些,王越簡直都要崩潰了,自己一個持家守道的教師竟然被人這

樣侮辱,還不如殺了我。不知是不是可可由于丈夫多日未歸加上下午死老頭子的

玩弄,自己的身體竟然慢慢有了感覺,小穴已經濕潤起來,在剛才色狼的搓揉中

就早已浸濕了蕾絲內褲,這是王越不願意承認,但也不得不承認的,容不得王越

多想,色狼手指的不斷用力的抽動,王越已經全身酥軟,渾身使不上力氣,被色

狼的另一只手摟著勉強站住,而自己則用力的捂著小嘴,閉著眼低著頭,努力地

使劉海遮住自己早已紅透了的臉蛋,避免自己呻吟出來,渾身也早已跟著手指的

抽動有節奏的顫抖,兩腿叉開彎曲,活脫脫的一個蕩婦,這時候王越感覺到子宮

里有大量的愛液想要噴出,色狼感覺到了王越的身體的變化。更加賣力的加快抽

動自己的手指,突然色狼感覺到自己懷里的尤物兩腿繃直,渾身僵硬,然后小穴

里噴出了大量的潮水。

  「媽的,還真是高潮了」,拿走自己的手指在嘴里吸允了幾口,兩手托著王

越不讓王越倒下,「怎麽樣,小姐,爽不爽啊」,這個時候王越臉泛桃花,春光

滿面,早已沒了羞恥之心,忘情的享受這美妙的一刻,這種感受是丈夫從沒有給

過自己的,自己竟然被一個陌生人只是手指就玩弄到了高潮,不知道如果換成肉

棒會怎樣,不要,王越控制住自己的想法,自己怎麽能有這種想法!自己是一個

有夫之婦要忠于自己的丈夫。可是剛才的感覺真的是這輩子都沒有擁有過的,王

越陷入了迷茫之中。

  「小姐,不要著急,還有更爽的」,話未說完,王越突然感到一個滾燙的肉

棒頂在了自己的黑絲翹臀上,「哇,天啊,這溫度,這尺度,真是好粗啊」,王

越不由得驚歎不停地拍打在自己翹臀上的肉棒的尺寸。比自己的丈夫大了不止一

倍。「來小姐,扭過身來,我們玩點更HAPPY 得」,邊說著便我這王越的雙肩想

要將王越扭過身來,王越知道色狼想要干什麽,並且自己也有點向往去嘗試一下,

但理智還是占據了上風,自己不能那樣做,王越極力的保持住身形,不被色狼轉

過去,色狼這個時候要也沒辦法,暗罵一聲,「你個小騷貨,剛才都高潮了,這

會裝什麽清純」,說完一把拉過王越的一只手,摁著王越的雙手讓王越的手握在

滾燙的肉棒上。

  王越極力的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啊好大啊王越通過手感覺著色狼肉棒的溫

度與尺寸,第一次接觸丈夫以外人的肉棒,王越都能感覺到色狼肉幫上充血的青

筋」,這麽一刻王越已經迷茫了,右手自覺地隨著色狼的節奏一下又一下的在肉

棒上套弄著,身體也在不自覺的扭動著,到最后色狼都放開了手,任由王越套弄

著,自己的雙手摁在了王越的乳峰上。

  「小姐,真軟啊」,邊說著便用力的揉捏著王越的乳峰,這時王越感覺到色

狼的肉棒劇烈的抖動了幾下,王越知道,這是要射了,天哪,不能讓他射在我腿

上啊,邊想著,便開始收回手,色狼早已了解到王越的心思,拉回又把王越的手

繼續套弄,同時將肉棒貼近了王越的翹臀,伴隨著幾下劇烈的抖動,王越感覺到

一股滾燙的精液射在了自己的翹臀上。

  「你可真是個尤物啊,是不是很享受啊,小姐,給個電話吧,下次我讓你好

好爽一爽」,這個時候王越也從迷茫中清醒過來。低下頭不去理會色狼,同時用

手極力的開始放下自己被色狼推到腰間的裙子,「怎麽辦啊,搞到腿上全是精液,

千萬不要被人看見啊」,王越極力的加緊雙腿,避免竟也留下來被人看到。就在

這時,車到站了,王越趕緊抓起早已丟在地上的手提包低著頭奮力的推開人群,

落荒而逃,而色狼也抓緊最后的機會又好好揉捏了我一下王越的乳峰。真是個極

品啊,看著王越的背影色狼不盡的舔著舌頭感歎道。

  這個時候難道公車上就沒人看見嗎,雖然比較擠,但從遠處還是可以透過縫

隙看得見王越被玩弄的這一切,在王越受辱時就有一雙眼睛緊緊地盯著,這就是

小明,剛出校門口時小明就盯上了王越,看著王越性感的扭動著翹臀,早已無法

忍受,再上車的時候,就好好享受了一下王越的絲襪翹臀,好不容易擠上車,剛

想靠近王越繼續占便宜,沒想到竟然看到了接下來發生的這一切,本想去制止解

救王越,但如此香豔的畫面讓小明感到萬分的刺激,邊看著便拿出手機摁下了錄

像鍵……

  王越艱難的加緊雙腿往家走著,短短的幾百米,這個時候顯得格外的長,想

到自己在一天的時間了遭受了這麽多恥辱,忍不住委屈的哭起來,自己和丈夫結

婚十幾年,也算持家有道,遵守婦道,十幾年來自己在大街上不止一次被人問電

話,也被很多人暗示,十幾年來只要自己稍微猶豫就可以獲得自己想擁有的一切,

但從小的家庭教育以及自己的性格告訴自己不是那樣的人,但是沒想到今天,一

個看似普通的周末,自己竟然先被老頭子玩弄,繼而又在公車被人用手指搞到了

高潮,自己怎麽對得起自己的丈夫,丈夫每天在外打拼供養這個家,自己卻……

唉,還有兒子,自己一個有家有室人妻竟然被人這樣,今天一系列的襲擊讓王越

現在感到心灰如死。

  「王老師,下班了啊」。

  「王大爺啊」,王越擡頭一看是王大爺「怎麽了,不舒服嗎,你臉色看起來

很難看」,「有點累了」,王越趕緊說道,「我先回家了」,王越從王大爺身邊

走過王大爺淫蕩的看著王越,總感覺今天有點不對,扭頭頂著擦肩而過的王越,

「咦怎麽走路怪怪的,咦,右腿的膝蓋處有幾道白色的痕迹,在黑絲襪上更加明

顯,難道那是?難道是精液。再聯想到剛才王越的表情」。想到這里王大爺不禁

興奮起來,「媽的,看著這麽清純,原來也是個騷貨,估計是在學校或者車上就

跟人干上了,難道是早晨來接她的那輛車?媽的,既然不是什麽貞女,那我也要

分一杯羹」!想到這里王大爺嘴上露出一絲淫笑。

  「王爺爺好,突如其來的叫聲把王大爺嚇了一跳

     小明啊,放學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