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男女同室

  我媽媽還沒反應過來,我一下子明白了。我媽媽昨晚洗完澡后依然在內褲上

墊了月經墊,黑人干爹們來了以后肯定這條內褲扒下來丟在一邊,今天早上被警

察發現上面有精液,于是帶回來作爲證據。我媽媽說她除了我爸爸以外沒有別的

性夥伴。在我媽媽被強奸之前,我爸爸出差好幾天,還沒回到家,上面的精液不

可能是他的;既然我媽媽被強奸是在被扒掉那內褲之后,之后再也沒有穿過那條

內褲,上面的精液不可能是入侵者的;我媽媽還說她之前從來沒有被性侵犯過,

也沒有別的性夥伴,那條內褲上的精液是從哪里來的呢?

  各位看官當然知道,我媽媽在回答警察口供時隱瞞了她之前被多次性侵犯的

事實。那條內褲上的精液是之前奸汙我媽媽的黑人干爹們留在她的生殖器官里,

而后漏出來的。我媽媽這時也反應過來,雖然知道不能自圓其說,但一時緊張害

怕,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瑪麗安警官也沒繼續問她,又問了我和我爸爸的口供。

  我爸爸當然對前面的許多事毫不知情,我也盡量推說不知道。等口供全都問

完,已經下午三點多了。我們本來以爲就可以回去,瑪麗安警官卻讓我們等等,

他們要處理一些文件。

  我們左等右等,最后進來的卻是一個高大的黑人男警察,自稱強生探長(D

etectiveJohnson),后面跟著兩個全副武裝穿制服的警察。強

生探長一進來就態度蠻橫的叫我們坐下,然后向我們宣讀兩張法庭簽發的逮捕令

(arrestwarrant),一張是我的,一張是我媽媽的,內容大意是

說我媽媽和我以外國人身份涉嫌從事賣淫和協助賣淫活動,即日起予以羁押,聽

候檢察官調查后審理。兩個制服警察隨即過來給我們戴上手铐。我們三個全都驚

呆了,沒想到報警會是這樣一個結果。我和我媽媽還沒來得及跟我爸爸說上話,

就被帶到門口的一輛警車上送走。

  在路上我忽然想到,一切事都是因爲當初忘了爲兩節電池付錢引起,想想真

是何苦。當初爲了不招來警察,我媽媽同意脫光衣服被搜身,結果她不但當場遭

到淫辱,而且還引來后面這麽黑人干爹的輪番奸淫糟蹋。表面上,我還是安慰我

媽媽別擔心,爸爸肯定會想辦法把我們弄出去的。我媽媽垂著頭默不做聲。

  半個小時后,到了看守所,警察把我們交給一個黑人男看守,簽了有關文件,

就回去了。那個看守大概三十幾歲,身材肥壯,頭發梳成無數小辨,下巴胡子拉

扎的。等警察都走了,他回過頭來看著我媽媽,不懷好意的笑著,「OOOOO

O,BABE,WHATbringsyouhere?(喔——,寶貝,什麽

風把你吹到這兒來了?」見我媽媽沒理他,又說,「IamGreg。Youa

reChinese?ILOVEChinesewomen,they re

SODAMNSWEET!(我叫格雷。你是中國人嗎?我愛中國女人,她們真

他媽的甜美!)」說者朝我擠擠眼睛。

  格雷接著翻了翻文件,發出一聲驚歎,「Prostitutionhuh?

Hmmm……Motherandson。Oh,sonpimpshisow

nmom,that ssomething!So,you!Youmust

besonofthiswhore?(賣淫,哈?唔……母子倆。喔,兒子給

老媽拉皮條,真新鮮!就是說,你!你就是這婊子的兒子?)」后半句是對著我

說的。我只好向他點頭苦笑。

  他把我和我媽媽帶到一間辦公室里,里面還有一個黑人男性看守,也長的人

高馬大。格雷對他說,「Hey,Doug,guesswhat?We ve

gotanAsianwhore!ThisisMs。Yang。She s

fromChina。(嗨,道格,你猜怎地?我們這來了個亞裔婊子!這是楊

女士,她是中國人。)」那個叫道格的馬上滿臉堆笑的來擁抱我媽媽,「Oh,

I msopleasuredtomeetyou,Ms。Young!(哦,

見到您真高興,楊女士!)」我媽媽愣在那里,被道格一把拉到懷里,高聳的雙

乳頂到他的肚皮。

  我們隨后被帶到一個房間里,必須把內衣以外的所有的衣服都脫掉,換囚服

照相。格雷和道格坐在隔壁房間里,中間用單向玻璃隔著,他們能看到我們,我

們看不到他們。我媽媽脫光了衣服以后,他們通過喇叭命令她先不要穿上橙色的

囚服,而是要她擺出各種姿勢,比如側面站著,用雙手托乳房,或者叉開大腿半

蹲著把手放在陰部上方,給她拍了十幾張裸照后才讓她穿上囚服。我媽媽已經被

報警后的一系列遭遇嚇壞了,不敢不服從。輪到我時就簡單多了,脫掉衣服,換

上囚服,正面,側面各一張。

  照過相以后,我媽媽忽然說要上洗手間。格雷和道格一聽,一副求之不得的

樣子,爭著要帶她去,最后決定一起帶她去。他們把我铐在辦公室的大鐵櫃子上,

就帶著我媽媽去上洗手間了。本來我想不明白爲什麽要兩個人帶她去,還以爲是

看守所的規矩,怕她逃跑或自殺。但當他們過了十五分鍾還沒回來時,我心里明

白了幾分。我媽媽這趟洗手間上了足足兩個小時,她回來的時候臉色潮紅,衣服

淩亂,而格雷和道格兩個一副剛剛獲得性滿足后的得意神情,更證實了我的猜想。

  早就聽說女犯常常遭到男性看守的性侵犯,果然如此,何況我媽媽是以賣淫

嫌疑的涉性罪名進來的,自然更容易招來性侵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這

時候我自身難保,怎麽顧得上我媽媽?他們也就是要跟她性交而已。我媽媽被那

許多黑人干爹們都奸汙過,再多兩個叫格雷和道格的干爹又有何妨呢?

  我媽媽上完「洗手間」,已經是看守所的晚餐時間。吃完簡單的晚餐之后,

我和我媽媽被帶到里面的囚室。這里的囚室每間八個人,男女犯人一般是分囚室

的,但格雷說所有的女囚室都滿了。他們要把我媽媽分到一間男囚室,我媽媽嚇

得大哭,哀求他們不要這麽做,但他們絲毫不爲所動。好幾年以后,我才從一個

警察朋友那里知道,看守所地處偏僻,看守的生活極爲枯燥,往往男女關系極爲

混亂,除了男看守和女看守之間,還有男看守和女犯人,女看守和男犯人,甚至

還有男犯人和女犯人。涉嫌賣淫的女子常常被故意分配到男囚室,讓男犯人們

「開葷」。這些得到特別關照的男犯人們往往是黑幫的成員。

  在得知自己只能被分到男囚室后,我媽媽堅決要求跟我同一個囚室。我心里

暗想,到時候我恐怕也沒法保護她。格雷干爹還是同意了,不過他要道格干爹帶

著我先到囚室去,他和我媽媽要在辦公室單獨待一會兒。我和我媽媽都心照不宣

明白他要干什麽,但就象前面說的,他是干爹,他要日我的親娘老子,也只好由

他,反正我的親娘也是女人,女人生來就是給人日的,不日的話,說老就老,日

不動了,到那一天,我肯定會后悔浪費了我娘的一身上好嫩肉、一對大奶子和一

口騷屄。

下鋪的床,一共八張鋪,所有的下鋪都占滿了,只有靠門的兩個上鋪空著。一個

镔鐵塔一樣的黑人巨漢坐在靠里面的下鋪上,斜眼睛看了看我,雖然是六月,看

得我感到一股冷意從背脊骨直冒上來。我連忙爬上一個空著的上鋪,拿毯子把自

己裹起來,蒙頭裝睡。剛過了不到五分鍾,我身上的毯子被一把拉開,一只鐵鉗

一樣的手拎著我的脖子把我從上鋪揪起。我睜眼看時,身體已經摔在地上,膝蓋

先著地,鑽心般的疼。我一擡頭,眼前是那個黑人巨漢。他又一把把我拎起來,

扔到里面一張下鋪前的地上。

  我頭昏眼花,還沒回過神來,又被那個巨漢拎起來摔在地上。如此不下五次,

我被摔得七葷八素,六神無主。這時候那個巨漢坐在床邊,揪著我的衣領強迫我

跪在他雙腿之間,我這才注意到他下面什麽也沒穿,黑黑的下體全裸著。他倒也

干脆,揪著我的后脖頸把我的頭往他胯下按,那意思再明顯不過了。早就聽說監

獄里雞奸的事情,不給他吹吧,肯定給我一頓臭揍;給他吹吧,看他那大爛屌我

就惡心的,老遠就一股汗腥、尿騷加糞臭,說不定還叫我給他舔屁眼,再說了,

待會替他吹起來了,非讓我屁眼開花不可。哥們我從來不好這口,怎麽一進來就

遇上這主兒?真是人倒黴喝涼水都塞牙。

  我正琢磨呢,那巨漢突然把我拎起來扔在他身邊。完了!我想,怎麽怕什麽

來什麽,還沒吹他就要上,我的屁眼就要被開苞了!正在胡思亂想,囚室的門忽

然開了,我媽媽一瘸一拐的走進來,顯然剛剛又被格雷干爹糟蹋過。門在她身后

關上,走廊上的腳步聲漸漸遠去。

  我媽媽衣衫淩亂,神情疲倦,徑直走到我面前問,「小健,你怎麽樣?沒事

吧?」我木然搖搖頭。這時旁邊那個光著下身的黑人巨漢又把我拎起來摔在地上。

  我猝不及防,再次膝蓋著地,痛得「哎唷——哎唷——」直叫起來。那巨漢

又去揪我的后脖頸。這時我媽媽突然沖上前去,把他的手臂一推,「Stop!

WhatareyouDOING?Leavehimalone!(停下!你

做什麽?別碰他!)」

  要知道這個黑人巨漢高一米九以上,足有兩百五十磅,他的胳膊比我媽媽的

大腿還粗。我媽媽身高只有一米六,體重一百斤出頭,只有他的一半還不到,跟

那個黑人巨漢的對比就好象小孩跟大人一樣。即便如此,他被我媽媽的氣勢震得

一愣。

  不過,從我媽媽推開他手臂的力道,他很快就知道我媽媽其實沒有任何實力

跟他對抗。他輕蔑的說,「Goaway,BITCH,it snotyou

rturn!(滾開,臭三八,還沒輪到你呢!)」旁邊一個黑人男犯人嬉皮笑

臉的搭腔,「Oh,shecan twait!SheWANTSYOURC

OCK!(喔,她等不及了!她想要你的雞巴!)」

             二十四、媽媽褲帶松

  「STOPIT!(停下!)」囚室里忽然安靜下來,我媽媽站在中間,開

始自己寬衣解帶,她一個一個的解開橙黃色囚服上衣的扣子,把上衣脫下,里面

是一條薄薄的白色乳罩,兩個乳杯都已被奶水浸透,堅挺飽滿的奶頭清楚可見。

  囚室里所有的目光此時都轉向我媽媽。她頓了頓,咬牙把乳罩脫下,光著上

半截身體,裸露出一對圓滾滾顫巍巍的乳房,乳房頂端的兩顆绛紅色的長奶頭傲

然凸起,隨著她身體的起伏微微跳動,兩滴白色的乳汁還沾在奶頭頂端。

  我媽媽深吸一口氣,唰的一下松開褲帶,寬大的囚服長褲一下滑到腳跟,她

先后擡起兩只腳,讓長褲從腳跟滑到地上,踢掉鞋子,光著腳站到旁邊的地上。

  我媽媽這時身上只剩下一條窄小的女式三角內褲,全身其他部位全部裸露在

虎視耽耽的男犯人目光下。

  我媽媽環顧四周,迎著周圍惡狼盯著獵物一般的目光,站直了身體,用手指

了指我,一字一頓的說,「ThisisMYSON,andIlovehim!

  Heisaninnocentkid。Idon twantanyth

inghappentohim。Leavehimalone,andIwi

lldowhateveryouask!(這是我兒子,我愛他。他是個無辜

的孩子。我不希望他受傷害。別碰他,你叫我做什麽我就做什麽!)「我媽媽頓

了頓,一邊晃動著沈甸甸充滿汁液的乳房,一邊扭著白嫩豐滿的屁股,彎腰褪下

三角內褲。她把內褲抓在手里,暴露出全身的所有女人本錢,繼續對衆人說,」

Yousee,I magrown- upwoman。Whateverot

herwomenhave,Ihave。PLEASE,letMEsati

sfyYOUALL!(你們看,我是個成熟的女人。別的女人有的,我都有。

求你們,讓我來滿足你們大家!)「說著,她扔開內褲,全身上下已經是一絲不

挂。

  她的聲音不大,語調柔和,但字字飽含深情,充滿力量。直到今天,這幾句

話還時常在我耳邊回想。我媽媽雖然從來都是一個欠肏的騷屄,說到她不可能不

說到她誘人的女性肉體和衆多奸夫,但作爲母親,她從來都是當之無愧的。囚室

里所有的男性都聽愣了,包括我在內。在那一刻,我媽媽是真正的女中丈夫。

  那個黑人巨漢愣了半晌,忽然淫邪的笑了,「Bravo!Lady,Br

avo!。MynameisSteve。Ifyoukeepmyselfa

ndothersheresatisfied,noonewilllaya

fingeronyourson。(好樣的!女士,好樣的!我叫史蒂夫,如

果你讓我和其他人一直滿意,沒人會動你兒子一根指頭。)」說著,他叉開自己

的雙腿,指了指自己胯下裸露的男性生殖器,那晃蕩的大黑陰莖已經開始變大變

粗了。

  我媽媽看了一眼史蒂夫的生殖器官,臉色有點發白,但兩股白花花的奶水卻

從奶頭冒出。她上前兩步,跪在他面前,毫不猶豫的雙手捧起史蒂夫的陽具,張

口就含住黑乎乎的龜頭吮吸起來,一邊吮還一邊用舌頭上下舔弄。她還時不時象

吃雪糕一樣沿著陽具的頂端往根部舔,連陰莖根部下方的陰囊和睾丸她也沒有錯

過,用嘴吸住睾丸一遍一遍用舌頭舔。史蒂夫的陽具實在太大,即使沒有勃起,

她拼命張大嘴,伸長脖子,盡量含住更多的部分,晃動著腦袋前后套動。史蒂夫

顯然被弄得很舒服,半張著嘴,「荷——荷——」直發出惬意的吸氣聲。

  旁邊的其他男犯人哄笑起來。「Lookatthat,she srea

llyintoit!(看看,她還真來勁啊!)」「Ohyeah,shes

ureworkshardtoplease。(哦對,她的確憋著勁要討好咱。)」

  「She snotpro,Icantell。(她不是真的婊子,我看

得出。)」

  「That salright,she sgotwhat takes!

(沒事,她本錢不錯啊!)」「Asianwhoresareallnast

ypiecesofmeat——tight,juicy,sweet。It

sjusthardtofindone。(亞洲婊子全都騷得很——(屄)

緊,水又多又甜。就是難找。)」看來他們的注意力已經全部轉移到我媽媽身上。

  享受了一會兒我媽媽的口舌服務,史蒂夫把我媽媽的頭往下按,示意她舔陰

囊下方的會陰部和屁眼四周。我媽媽也毫不猶豫的照辦,雖然一邊舔一邊胸部起

伏不停,我知道那是她屁眼的惡臭令她作嘔,但她還是忍住了。過了幾分鍾,史

蒂夫仍覺不過瘾,抱起我媽媽的腰,使她頭朝下,屁股朝上,雙腿分開架在他的

肩膀上,騷糊糊的陰部正張開對著他的嘴。他的嘴一下湊上去,貪婪的舔舐我媽

媽的陰蒂、陰唇和膣口的嫩肉。我媽媽身體一邊顫抖著,一邊繼續手口並用的舔

弄他的生殖器和屁眼,她的乳房垂在那巨漢的小腹上,史蒂夫的陰毛硬邦邦的扎

在她柔嫩的乳房上,奶水汩汩湧出,巨漢黑黑的陰毛上沾了許多白色的奶水。

  當然,這一切只是前戲而已,過不多久,史蒂夫就把我媽媽倒轉過來,頭朝

上,屁股朝下。我媽媽赤裸的肉體被他抱在他龐大的身軀上,就象小孩被抱在大

人身上一樣任其擺布。我這時依然坐在史蒂夫旁邊,眼看著他把我媽媽雙腿分開,

淫亵的托著她的光屁股,用她扁平潮滑的陰部摩擦他的陰莖根部。我只能興奮的

看著,不敢出聲。我媽媽的一番話雖然暫時救了我,但無法改變她自己的命運。

  她本來就是落入狼群包圍的羔羊,案板上的肉,只能聽任他人宰割。

  不僅如此,我媽媽現在還必須要主動用她的成熟肉體和女性器官來滿足他人,

才能讓我免遭痛打或雞奸。有兩句打油詩說「不怕他爹惡又凶,只怕他娘褲帶松」,

就是說女人能通過松一松褲腰帶,用身體辦到自己家男人辦不到的事情。女人的

身體,既是她們的武器,也是她們的命門。女人用她們的身體征服男人,以達到

自己的目的,而與此同時,她們付出的代價恰恰是她們的身體。從這個意義上說,

我媽媽主動向史蒂夫他們奉獻自己成熟的肉體,就是已經知道自己肯定要再次遭

受黑人的輪奸淫辱,而用這個已知的代價來保護我免受侵害。也就是說,不但不

是我保護我媽媽,反而要我媽媽用她的身體來保護我。

  此時,史蒂夫胯下的巨炮已經達到足有二十五公分長,口徑有易拉罐粗,陽

具頂端的龜頭象台球那麽大,因爲充血而紅得嚇人。我媽媽的膣口也已經因爲性

興奮而不斷流出淫液。史蒂夫示意我媽媽引導他插入,我媽媽臉色蒼白,雙手顫

抖著握著那巨大的陽具,讓龜頭對準自己的陰道口,腰往下沈,屁股往下一坐,

龜頭緩緩沒入她的下體。我媽媽陰道口的肉繃得緊緊的,讓人擔心隨時會被撐破,

但很快更多的淫液湧出,陽具也漸漸沒入得更深,一直到大半根陽具進入我媽媽

的下體,外面只留下靠近根部的兩三公分。

  我媽媽的小腹上明顯有陽具的輪廓。稍微停頓了幾秒,勻了勻呼吸,我媽媽

開始主動上下扭動屁股,讓史蒂夫干爹的陽具在她體內抽送。史蒂夫干爹兩只大

手的指端挾在我媽媽的腋下,手掌撫摩著她跳動的乳房,兩個大拇指撥弄她的奶

頭,撥弄一會兒就忍不住把嘴湊過去,含住奶頭吮吸。我媽媽臉色慘白,額頭上

直冒冷汗,但表情亢奮,不由自主的急促呼吸,三處女性器官不斷的往外流著奶

和蜜。史蒂夫干爹的陽具也被白色的淫液沾滿。我媽媽一刻也沒有停,繼續用力

的扭動屁股,喉嚨里不由自主發出甜美的哼聲,伴隨著「噗哧——噗哧——」的

抽插聲,顯得極爲淫蕩。

  由我媽媽帶動的抽插持續了十幾分鍾,史蒂夫干爹始終沒有動一下屁股,只

是托住我媽媽的上體,一邊玩弄她的乳房,一邊吮吸她的乳汁,安閑的享受我媽

媽帶給他的性快樂。到后來,他也漸漸的忍不住開始扭動屁股,配合我媽媽下體

的動作。他的陽具此時已經脹大到啤酒瓶那麽粗。我媽媽一邊扭動身體一邊嬌聲

呻吟著「嗯……嗯……喔——……噢……嗯……」

  史蒂夫干爹托住我媽媽的光屁股,把她的身體擡高,讓陽具從她體內抽出。

  青筋暴起的陽具長度此時已經達到三十公分以上,龜頭脹得比壘球還大。由

于真空作用,陽具抽出的過程中我媽媽的小腹明顯的凹陷下去,直到陽具離開陰

道口的一瞬間,發出很響的一聲「噗」。白色的黏液連在龜頭和膣口之間,黏液

里帶著粉紅的血絲。

  史蒂夫干爹把我媽媽的身體轉了個面,讓她赤裸的背靠在他肚子上。我媽媽

再次雙手握住他猙獰可怖的龜頭,對準自己門戶洞開的膣口,左右扭動屁股,協

助陽具滑入她的下體。雖然史蒂夫干爹的陽具比上次更長,但這次卻插入得更深,

幾乎全根盡沒。我媽媽剛剛從巨棒插入的沖擊中緩過勁來,又開始用力扭動屁股。

  可惜她的雙腳懸空,沒有著力點,幅度不如剛才那麽大。但史蒂夫干爹適時

的開始主動抽插,並且托著我媽媽的裸體上下套動,囚室里又響起「噗哧——噗

哧——」的抽插聲。我媽媽豐滿的雙乳失去支撐,猛烈的上下跳動,白白的奶水

四下噴濺。

  在猛烈的抽插中,史蒂夫干爹和我媽媽兩人赤裸的身體緊緊擁在一起,幾乎

達到水乳交融的地步,而他們膚色的明顯反差更反襯出他們身體動作的和諧。其

他的那些男犯們都看得呆了。如此又過了十幾分鍾,史蒂夫干爹停了下來,輕輕

喘著氣,一手托我媽媽的肚子,支撐她的身體,一手扶在鐵床架上轉了個身,由

坐姿變成跪姿。這中間我媽媽的背一直貼在他肚子上,兩人的性器一直交合在一

起。于是,我媽媽變成四肢朝下,跪在鋪上的姿勢。

  史蒂夫干爹龐大烏黑的身軀騎在我媽媽白皙纖弱的身體上,雙手握住她兩只

沈甸甸的乳房,野獸般的陽具開始在她下體肆虐的沖撞。我媽媽全身的肌肉明顯

的開始收縮,呼吸急促,嬌柔的呻吟變成淫浪的絕叫,白色的奶水和淫液象山泉

水一樣噴湧而出。幾分鍾后,史蒂夫干爹發出低沈的嗥叫,「OH……SHIT

……OHHHHHH……SHIIIIIIIT……OHHHHHHHHHHH

HHH……(喔……爽……喔——……爽——……喔————)」,他陰囊里碩

大的睾丸在隨著節奏上下抽動,暴露在外的陰莖根部也一下下明顯的劇烈膨脹,

好象隨時就要爆開來一樣。

             二十五、並非結局

  顯然,史蒂夫干爹的巨大陰莖內部短時間積蓄大量的精液和能量只有一個可

以釋放的出口,那就是陰莖頂部、龜頭頂端的馬眼,想必此時正頂著我媽媽膣腔

頂部的花心,也就是她的子宮口。史蒂夫干爹暢快的在我媽媽體內噴射精液,射

精持續的時間超過了半分鍾。這中間,我媽媽臉色蒼白,紅唇小口氣若遊絲,白

嫩豐腴的性感肉體劇烈顫抖著,象一朵嬌豔的鮮花被狂風暴雨無情的摧殘著。

  暴風雨過后難免洪水泛濫。史蒂夫干爹意猶未盡的緩緩抽出肉棒,肉棒的長

度依然超過25公分。肉棒剛一離開我媽媽的下體,從她的陰道口就湧出濃稠的

半凝固精液。我媽媽精疲力竭的倒在鋪位上。然而,暴風雨過后並沒有陽光燦爛。

  不遠處,更多的風暴在聚集醞釀。無情的蹂躏和摧殘在等待著我媽媽這朵鮮

花。

  從這以后一直到次日早上7點,整整12個小時,我媽媽都是在那個鋪位上

度過的。她自從全裸著被史蒂夫干爹抱上去后,身上就再沒穿過一絲一縷,也沒

有從鋪位上下來過,連洗手間都沒上。大概是她體內的多余水分都通過分泌奶水

和淫液排掉了。更進一步的說,我媽媽赤裸的身子一直被男人或抱在胯上,或壓

在身下,或騎在胯下,她的陰部一直跟男人的胯下部位零距離親密接觸,男女性

器保持交合狀態。我媽媽的陰戶里一直插著男人的陽具,那陽具不是在抽插,就

是在射精。

  有的時候,我媽媽身體里同時插了兩根甚至三根肉棒。單是史蒂夫干爹一個

人就奸汙了我媽媽三次,每次都要變換姿勢換著花樣糟蹋她至少半個小時,而且

一次比一次持續的時間長。除了史蒂夫干爹以外,囚室里的其他五位黑人干爹每

人也都至少奸汙了我媽媽兩次。干爹們每次開始抽插我媽媽之前或在她體內射精

之后,都會找機會吮吸我媽媽的奶水,一邊吸一邊玩弄她的乳房,在抽插中間他

們也常常吮吸她的奶頭,甚至讓我媽媽主動把奶水擠到他們嘴里。

  到了次日,也就是星期日早上7點的早餐時間,一個生面孔的看守進來看了

看,命我和我媽媽馬上穿好衣服跟他走。我媽媽被通宵達旦的糟蹋后全身酥軟,

幾乎走不動路,我只好幫她穿好衣服,背著她到了辦公室,一進門就看見我爸爸

和一個白人老頭,那個白人老頭自我介紹,他是我爸爸連夜通過學院的關系找來

的律師阿伯(Albert)。

  阿伯從公文箱里拿出一些材料,給我們簡單介紹了一下案情。材料最上面是

一張彩色名片,正面是一張彩色照片,照片上,我媽媽全身一絲不挂的被挾在中

間,一左一右兩個挾著她的兩個黑人臉部都被模糊處理,而我媽媽的臉部則看得

清清楚楚。她的眼神空洞迷離,臉上帶著淫蕩的表情。我媽媽白皙的胸前垂著兩

只沈甸甸的乳房,凸起的乳暈象兩顆成熟的桑果,奶頭上滲出白色的乳汁。更妙

的是,我媽媽的雙腿被高高擡起,豐腴的陰部象一朵盛開的花,殷紅的膣口沾著

白濁的精液,而兩個挾著她的黑人一左一右兩根高高勃起的黑粗陽具正對著鏡頭,

跟我媽媽身上帶著明顯性交痕迹的女性性器相得益彰,突出了她無可置疑的身份。

  主畫面的四周還有幾張小尺寸的特寫照片,分別是我媽媽的臉部,上半身,

下半身,乳房,奶頭四周,陰部,膣口四周的近距離特寫。畫面上方印著一行粉

紅色大寫字母「NEWASIANLADY!(新到亞裔女士!)」下面是兩行

小一號的字「TogetyoutoCUMINSIDEHER,MS。YAN

GHUI- TINGwilldoANYTHING,evenBREASTF

EED!(爲讓你在她體內射精,楊蕙婷女士什麽都可以做,甚至喂母乳!)」,

邊上印著三位號碼372,跟我媽媽發夾上那個數字一樣。翻過來,畫片的反面

印著「M- F,12- 5eat- in,5- 10take- out(周一到周

五,12點到5點堂食,5點到10點外賣)」,下面一行是「Callxxx

- xxxxforappointment(外賣:需打電話xxx- xxxx

預約)」。下面是我媽媽的身高、體重、三圍、乳房罩杯等數據。這樣的名片一

看就是賣淫廣告。名片上雖然沒有標出我媽媽的肉金標準,但有她的完整姓名。

  剩下的幾份材料分別是幾個鄰居的線索和證詞,尤其是從星期二晚上開始,

包括星期三下午,星期四晚上和星期五晚上的。再就是我們三個人錄的口供。阿

伯說這些證據都在檢察官手上,對我們很不利,尤其是我媽媽,賣淫的嫌疑很大。

  不過,這里面並沒有直接跟我有關的證據,只是無法排除我是可能的知情者,

但並不能構成協助賣淫的嫌疑。因此阿伯說他可以很容易把我保釋出來,但我媽

媽要出來卻不那麽容易,保釋金可能也會相當高,至少要兩萬美元,超出我們可

以支付的范圍。整個見面時間里,我媽媽一直無力的趴在桌子上,而我爸爸一直

沒有正眼看她,也沒說話。看來這些「賣淫」證據對他的打擊很大。我不敢告訴

他我媽媽在里面跟男犯人關在一起。

  果然,當天下午,我就被保釋出來,而我媽媽則留在看守所里面,繼續遭受

看守和男犯人們無休止的輪奸……

  我再次見到我媽媽,是在一個月之后,起因是我媽媽被查出懷孕,而且體檢

發現她的身體極爲虛弱,甚至因此不能打胎,只能寄希望于養好了身體,把孩子

生下來。她因此得以保釋出來。我媽媽在公寓里整整躺了一個星期,這中間還好

沒有黑蠍子幫的人上門來打擾和糟蹋她,大概他們並不知道她出來了。

  因爲在我媽媽最近一次的排卵期一次也沒有跟我爸爸過性生活,她肚子里的

胎兒顯然不是我爸爸的種。除此之外,我媽媽被黑人輪奸,而且涉嫌「賣淫」的

醜事登了報紙后就在當地傳開了,她的真名和裸體照片都被貼上了互聯網,以至

于我爸爸遠在中國的同事和朋友都知道了。我爸爸因此感到沒有面子回去面對他

們,也不願意留在這里。剛好我爸爸以前的一個美國同事在南部的一家新建汽車

廠找到工作,通過他的介紹,我爸爸也聯系到那里工作。

  我爸爸出發之前和我媽媽不聲不響的辦了離婚手續,他們十九年的婚姻以解

體告終。大概是因爲心中有愧,我媽媽放棄了贍養費,說她可以打工養活自己。

  我則繼續留在附近上大學,準備在課余打工支付生活費。雖然我爸爸想讓我

跟他到南部去上學,但我不放心我那懷孕的媽媽一個人留在這里,因此繼續跟她

住在一起。后面的事,以后再告訴你們吧。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