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我上大一的时候的事情,那年暑假放家回来由于家在南部农村回来正值农忙时节我家劳力多,但邻居八叔叔(算是远亲了)家劳力少且叔叔身体不好,干不了什么活只能呆在家里或偶尔作点家务,姑姑外出打工,刚结婚的表姐夫外出学习一年,表姐由于刚结婚还没来得急要孩子,就回家帮忙干农活了。   于是我就得经常替表姐帮忙干农活了这也导致事情的发生其实我也愿意帮表姐干活。一则我觉得她苦没人帮忙,二则她作的菜很好吃,每次帮忙后总有顿美餐,还有就是我特别喜欢她的美,最后我还可以用她亲手准备的温水洗一次舒服的澡真叫人爽!其实她才二十三岁而我刚上大学一年级才二十的男人。   农活要忙一个月我前后帮她干了二十多天,眼看再过四天我就得返校了,那天照样在田里做了一天活,傍晚五点从山脚回家(她家的田要从那小山脚绕过)。我们一路有说有笑,还有傍晚的凉风真爽感觉世界的美妙。突然表姐问我:「你什么时候走呀?」她的意思是回校,我说再过四天。「谢谢你帮我干了这么多活,真不知道怎么谢你」她感激妩媚的笑那样子特别诱人现加上劳动的美,我发现她风韵犹存而且是女人一生中最美的时期二十三!!我突然有种和她作爱的冲动。   「你怎么不说话你怎么了?」突然发现自己在呆呆地盯着她的胸部暇想。   「我在想」我一时忘了怎么说男人想这事时就会发抖真是要命!   「想什么?想不想留下陪表姐?」她突然说然后一笑真甜。   「当然想,」我不好意思的看她一眼突然一阵风吹来撩起她的裙子我发现了她肥厚的阴阜,她让我看到了也不好意思脸红显得更美丽。   「你真坏!」快说「你想我怎么感谢你?」我看她的眼神和听她的声音有一种挑逗的意思。   我真想扑过去但伦理和身份不容我这样我强压欲望但眼睛却停在她身体上打转她也用要烧起来的眼睛把我锁住不知不觉的我身体往前倾不知道什么力量让我我越靠越近“你真美!”   我突然对她温柔而又有些胆怯的说,嘴里说着,一手抱住表姐,表姐也回过来搂住我,我们四目相对,渐渐地,我把嘴向她那樱桃小嘴吻过去,表姐此时微闭着眼睛,俏脸泛春,迎合着我的吻,当两片热唇接触的那一刹那,我把舌头探入她那甜美的口中,她也用那美妙的舌头热烈的缠绕住我的舌头,我们彼此热烈的相吻着,吮吸着对方的舌头,吞咽着甜美的口水。   这一吻,吻了好长一段时间,才依依不舍的分开我们意思到地点的不安全性表姐指了后面的林子我们一同来到林中一处工寮这时,我的裤裆上早就搭着一个大帐篷,表姐回头一看,掩面一笑,这一笑,真可谓是回眸一笑百媚生。   表姐将手伸向背后轻轻一拉,那件白色的连衣裙边缓缓的滑落在脚边,哇,只见她穿着更性感的内衣,如果说刚才那件白色的连衣裙几乎是透明的,那么现在她身上的内衣就简直是透明的,而且是网状的。   里面的各个部位清晰可见,看得我是血脉贲胀,两腿间的那根肉棒硬得有点发痛。表姐轻移莲步,缓缓躺在床上,两眼满含无限春光,我迅速除下身上的一切,我的肉棒一下子跳了出来,向上高高翘起,成60度,龟头血红,青筋暴涨。   表姐惊喜的看着我的大肉棒,「哇,好长,好粗,又白又硬,快过来,哦,我……我……」,此时我迅速爬到她的床上,三下二地扒光了她身上的一切遮掩之物,哦,白嫩如脂的肌肤,高耸坚挺的双乳,深深的乳沟,平滑的小腹,白晰丰满的肥臀,微微凸起的阴阜上一片不算浓密的小森林,在中间,粉红色的仙人洞中早已是蜜汁四溢,潺潺流出,滋润着那片森林,展现在我面前的简直是一幅美人春睡图。而我比她也好不到哪里去,可能由于是第一次,我的马眼里也已是汁水滴滴。   「噢,好软,好滑,好香,」我趴在表姐的身上,嘴里含住她右边的乳房,舌头拔弄着她那顶端的小樱桃,一会儿,那颗小樱桃变得又红又硬,一手握着她左边的大乳房,轻轻的搓揉着,一手顺着她那柔软而平滑的小腹,滑向那令人向往的桃源小洞,探指洞口,表姐的蜜汁马上浸透了我的整只手。   「哦,噢……」表姐发出如梦呓般的呻吟,同时慢慢扭动着肥臀。   「表姐,舒服吗,嘻嘻,」我抬起头放开嘴里那甜美的樱桃,调皮地问道,说完又埋头于她那深深的乳沟,又拱又舔,手上更是一刻不停,拇指和食指轻轻拨开那两瓣粉红鲜嫩的大阴唇,在她的阴核上缓缓地游动着,游动着,又慢慢转入她那波光粼粼的阴道深处,和着大量的淫水,由轻则重,由慢则快地抽插着。   「好……耶……噢……好痒……使劲点……」此时的表姐紧闭着双眼,双手抓着床单,嘴巴张得大大的,呻吟声越来越大,身体像水蛇一样剧烈地扭动着。   「表姐,该你为我服务了,我好胀哦」,我见好就收,手指抽出她的阴道,放到自己的嘴里舔乾净手上的蜜汁。边吮边故意调皮地说。   「你这小坏蛋,你好会掌握时机喔」,表姐半嗔半娇地说:「转过来,我给你吸吸,但是你也要帮我舔呀」。于是我们成69式,我将那话儿探入她的樱桃汹,顿时一股温暖湿润的感觉刺激着我的中枢神经,又经她的美舌在我的龟头上时而来回画着圈;时而抵弄我的马眼;时而整根吞入;搞得我差点射在她的嘴里。   我也不甘示弱,让也把美腿分得大大的,小穴同时就张得开开的,两片阴唇一张一翕,淫水也同时一滴滴溢向洞外的森林里,「哇,这样不是太浪费了」我说着低下头,把溢出的蜜汁舔得乾乾净净,又探舌入洞,撩弄着阴唇,在她的阴核上抵弄着,舌尖上的味蕾磨擦着她阴核和阴道,目光又转向她小穴处的那颗小豆豆──阴蒂,拨弄了几下,表姐不断地呻吟着,并且压在我身下的身子发出阵阵的颤抖。   「哦……呀……小亲亲……快……快把你的大家伙放进去……喔……耶……好痒……好刺激……」表姐终于忍不住了。   「好,我来了」,我从她嘴里抽出大棒,随手抓了个枕头垫在她的屁股下面,使得她的小穴更向上凸,将她的两腿分开架在我肩上,将肉棒抵着洞口,由于蜜汁作润滑液,所以在初入时很顺利,但当还剩一半时,好像里面很紧,我当时也不管那么多,使劲一挺,表姐发出「哇」的一声,但我的整条肉棒已探入洞底,龟头上的马眼感觉好像顶在什么东西上似的,她那里好像还在一动一动,一吸一吸,弄得我好痒。   「快……快插……好弟弟……喔……呀……哎哟……好……好舒服……哦」,表姐红着脸催促着。   「呀……嘿……喔……」我嘴里也哼哼,身体向前使劲挺着,以便插得更深,每插都插到底,又让马眼顶着她的花心左旋右转一下,之后又快速抽出至龟头刚不出小穴口,又快速插入,由慢至快,搞得表姐呻吟震天,高潮迭起(还好在林中房间几乎是全封闭的)。   「快……喔……好痒……唷……爽……好弟弟……快插……插吧……快使劲啊……哦……呀……爽死了……小亲亲……用力……噢……舒服……你……你好厉害……哦……呀……快……我不行了……我要泄了……泄了……」呻吟声深深地刺激着我的大脑,于是我下身抽插得更卖力,时而顶着花心转转,时而让肉棒在她的小穴里一抖一抖跳动几下,更深更快更猛的抽插,我感到自己好像身处云端,全身,特别是肉棒,又麻又酥又痒,外加上表姐刚才泄出的大量阴精把我的龟头浇灌了个透,此刻我也狠命抽插了几下,顶着花心,将大量热乎乎的阳精,全射入她的花心里。   「好烫,好爽」她嘴里说着,身体随着我射精时阴茎的跳动而剧烈地颤抖着。射完精之后,随着快感的慢慢消失,我伏下身,搂着她,相拥休息了一会儿。   「你不会怪表姐吧?」   「什么呀,我怎么会怪你呢,我让你这个大美人破身是情愿的」,我调皮的说着。   「其实刚才我…………」,表姐颤颤地说。   「噢,怪不得我今天怎么那样想,无法控制,满脑子都是你在被我干干的幻想,原来是这样」,我恍然大悟,接着又自白道:「表姐,其实……其实我刚来你家的时候就深深的喜欢着你,因为你实在是太美,太迷人了,可是中间隔着叔叔和表姐夫,叔叔和表姐夫对我又很好,所以我一直努力克制着自己,把对你的爱深深地埋在心底」。   「我也在你刚来我家里,我的心就飞到了你的身上,为你意乱心迷,你不但人长得俊帅,又关心体贴人,身材又一级棒,我平时经常偷偷地注意着你」。   「这一点我也注意到了」。   「今天我又发现一个秘密」,表姐俏皮地说。   「什么秘密」?我瞪大眼睛不解其惑。   「就是你那大肉棒比你表姐夫来得又长又粗,把我干得死去活来,让我泄了三次,好爽,好痛快,好刺激,你表姐夫人每次都不过十分钟就交货了,我还没来得及享受,他就倒头大睡,唉……」,说完,她的脸红得像个害羞的小女孩,把头埋在我的胸膛里。   「哦,怪不得,我刚插入时好像不那么紧,怎么越往里越紧,原来如此,表姐的深处还没被开发,花心还没被表姐夫摘去,那,那我以后可以经常干你,让你满足,填补你内心的空虚」?我怜爱的抚摸着她的秀发。   「好,好啊,你以后可以随时干我,插我的小穴,我要你做我的丈夫,老公,让我做你的妻子,性伴侣」,她兴奋得双眼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我们回家去浴室洗个澡,看你身上汗水湿的」。   「你也一样,呵呵,看你的小穴」,由于我久蓄的大量精液全数射在她的小穴里,她的小穴一时容纳不下,现在都夹杂着她的蜜汁倒流了出来。   「你好坏,你欺负表姐,不来啦」,表姐像个撒娇的小女孩。   于是我们偷偷的回家去,进了浴室看着一丝不挂的大美人,我的肉棒又一下子翘了起来,顶着表姐的肥臀,好像在作无言的抗议,我们来到卧室里间──浴室,把表姐放入浴池,放好水,我也跨入浴池,和表姐一起洗鸳鸯浴,我为她洗白嫩透汁的双乳,洗粉红诱人的玉洞,她为我擦肥皂,搓背,洗大肉棒,我的肉棒经她那柔软滑腻的手搓弄着,立刻硬得像铁棒,她惊奇地用双手握住,还露出一大节。   「哇,好热,好长,好粗,还在跳动呢,看来足有17CM吧」。   「你量一下不就知道了吧」。   表姐到房中找了卷尺,从龟头拉到根部,长度:17。5CM,接着她又用带子把阴茎一围,粗度8CM,她啧啧称赞着。   我被她这样一弄,性欲大起,提议道:「表姐,你的后庭有没有开苞呀」?   「没呢,你想吧,每次你表姐夫提出想要,我故意嫌脏,不让她开苞,亲爱的,你想的话就由你来开苞吧,不过要温柔点哦」。   「遵命,夫人」,我开心地笑道。表姐帮我在肉棒上抹了点肥皂沫,转过身,双手扶着浴池栏杆,把肥臀高高抬起,露出那深红色的菊花蕾,「来吧,老公」。   我走到她背后,提起肉棒,在洞口轻轻磨擦了一会儿,缓缓向花蕾深处探进,「哦……哇……真是原封货,好紧。」「轻点,慢慢进来吧,哦,好胀,但好爽」,表姐回应着,我等她的屁屁吞没了整根肉棒后,开始轻插慢送,表姐已是「噢,哦,唔,呜」地叫个没完,等渐入佳境,我加大力度,猛抽狂送,挺、旋、顶、转,搞得表姐香汗淋漓:「喔……唔……好……好爽……好酥……好麻……亲亲……好老公……哦……舒服死了……真是不一样的感觉……使劲……用力……哦……美死了……爽……」她一边使劲地扭动着肥臀迎合着我,一边娇喘连连,我双手抱过去,搂住她的双乳,一边使劲地搓揉着坚挺的乳房和坚硬的乳头,这更刺激着表姐,一边下身疯狂的抽送着,看着大肉棒在表姐的菊花蕾中进进出出,刚才高潮时的那种快感逐渐涌上来,又痒又麻又酥的感觉真是回味无穷,我知道快泄了,但我速度加得更快,大约又来回抽送了五六十下,我终于又射了,射在表姐的菊花蕾中,我又继续抽送了几十下,延续着射精时的快感,才缓缓地她的屁屁里面抽出犹为坚硬的大肉棒,疲惫地躺在浴池里,表姐也躺在我旁边,休息了一会儿,开始帮我洗大肉棒,我们相拥搂着,热烈地吻着,相互洗完,穿上衣服,一看时间,已是傍晚六点分。   「哇,老公,你真厉害,每次都起码四十分钟以上,以后让你干死也愿意,喔,好舒服,好爽,你先回家休息,我去弄吃的吧」。   我回到家,边看电视,边等待表姐弄吃,等她做好饭,叫我去她家吃饭,在餐桌上,我帮她夹菜送入她的口中,她也回过来帮我夹菜送入我口中,后来,我把自己口中的菜以接吻的方式送入她的口中,她也热烈的回应着,一顿饭足足吃了一个小时,外加上我们特意拉上窗帘,点上蜡烛,那气氛简直就是烛光晚餐。   餐后,表姐收拾完餐具,回到客厅,我们相互温存了一会儿,她拿了一本性爱杂志(不知道在什么黄色书摊搞到的)讲的是年轻的表姐被自己的表第干得死去活来,还有图各种奇怪的姿势让我兴奋不已,此刻表姐早已是一丝不挂,坐在我身边,一手搂着我,一手在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大帐蓬,我站起身,脱下身上的短裤,和表姐来了个坦身相戏。表姐立刻握住我的大肉棒,学着画面上,用樱桃小嘴左吮右舔,由慢至快地套弄着,鼻子里喘着粗气,并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与嘴时发出的「噗噗」声汇成一支口交交响乐。   { 老汉推车} 我学着让表姐趴在沙发靠垫上,分开她的玉腿,将肉棒插入早已是春潮泛烂的玉穴,同时双手提起她的两只玉腿,让玉穴充分的分开,下身一个劲的抽送,阴囊拍打着她的阴户,阴茎每次抽出时都带出大量的蜜汁。   「噢……呀……我不……不行了……喔……泄了……泄了……耶……」,我抽出阴茎,只见她的玉穴里「」地涌出大量带有点乳白色的半透明的阴精,我马上将嘴凑上去,接住她的蜜汁,「咕嘟咕嘟」都吞入嘴里,又将玉穴口舔了个乾乾净净,「哦,味道真棒,好好吃」。   { 神犬交尾} 表姐跟着反过身趴在靠垫上,将屁股抬高和身体成九十度角,我跪在她背后,挺腰收腹,举枪就刺,哇,这招特刺激,连我也跟着表姐大声呻吟着「哦……喔……好老婆……骚穴……爽……爽吗……呀……啊……美死我了……唷……嗯……」,「亲老公……唷……这招好爽……好刺激……使劲插……哦……呀……插烂我的……浪……浪穴……噢……哇……舒服……快……美极了……干吧……哦……快泄……不行了……又泄了……喔……呀……」表姐嘴里还说着,阴精已突破闸门,喷在我的龟头上,一股股热乎乎的阴精把我的龟头浇了个透。   接着{ 观音坐莲} 、{ 老树盘根} 、{ 倒挂金钩} ……「哦……啊……我也快泄了……呀……」,我喘着粗气。   「快……快拔……拔出来……射……射在我嘴里……让我尝尝……处男……的精液……哦……」。   我随即拔出,表姐马上用嘴含住,代替她的玉穴,使劲套弄起来,最后,我终于将精液悉数射入她的樱桃小嘴中,灌了她满满一口,,嘴角还滴下几滴,只见表姐「咕咚咕咚」全吞入肚中,「哦,处男的精液就是不一样,不但味道纯,浓度也高,里面营养质量也高」。   …过几次交锋,我和表姐都已很疲惫,我抱起她,进入她的卧室,搂着她相拥而睡,半夜里又干了几次,她又泄了好几回,最后我们睡到第二天8点,这一夜,我们干了4次,我也射了4次,大多射在她的玉穴里她还吃了些真爽!   从此,我和表姐只要有空,就疯狂地做爱,过着夫妻生活,表姐也想出各种新奇的花样,和我玩各种性游戏,我们对性爱其乐无穷!到了现在我也结婚了,但只要我回南部她都会陪我到我们第一次的工寮好好的玩一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