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玉仑有些按捺不住,起身来至闵柔身旁蹲下,在她吹弹得破的粉脸上捏了一把,淫笑道:「怎么样,闵大美女,任你素日里趾高气扬,盛气凌人,今日还不是落在我昆仑三奇的手中,感觉如何啊?」见闵柔目光恨恨地瞪着他,不由扭头对史玉山道:「老三,这娘们看来硬挺得紧,要不要给她吃点迷春粉,玩起来也畅快些?」史玉山双手抱在胸前,摇头道:「不可,若是那样,与玩娼妓有何区别?须要……须要……」史玉仑道:「须要如何?」史玉山微笑道:「须要你我兄弟大展身手,平白把武林第一大美人撩拨得欲火高涨,骚情难耐,然后再肏得她浪叫连天,欲仙欲死,方算手段!也让这娘们明白,女人武功再高,终归还是女人,天生都是要让我们男人玩、肏的!」史玉仑哈哈笑道:「不错不错,片刻之间,把一位清纯女侠变成一个荡妇淫娃,妙啊!」早按捺不住,拖过闵柔便剥她衣裤,劲装甚紧,干脆大力撕扯,「哧哧」几声,剥得精赤条条,连裹脚布也除了下来。顿时,一具晶莹雪白、凹凸有致的完美胴体呈现出来,昏暗的庙堂中,似也为之一亮。   闵柔虽已入中年,但实际上也不过只有三十五、六,正是女人风情最盛之时。   无论是心理或是生理都处于颠峰状态,整个身体焕发出一股妩媚诱人的风韵;加之她常年练武,全身肌肤曲线于柔媚中,另有一种刚健婀娜的特殊风味。   只见她白嫩饱满的双乳,丰润坚挺,樱红的乳头微微上翘;修长结实的双腿,圆润光滑;香臀丰耸浑圆,小腹平坦坚实;伏身之际,芳草凄凄的桃源洞口,紧夹着的那条鲜嫩肉缝,就像个水蜜桃般的蛊惑媚人。   直看得史氏兄弟目瞪口呆,涎水长流。他们鼠行江湖十余载,虽玩过不少女人,但不是山野村妇,便是青楼娼妓,象闵柔这等武功高强的美丽女侠,还是第一次。   史玉仑两只虎爪,已然迫不及待地按上闵柔酥胸,抓住一对丰满的奶子一阵揉捏,啧啧不已:「这娘们号称武林第一美女,确是天生尤物,瞧这大白奶子、大圆屁股,怕不天天挨他老公肏个饱吧。」兄弟二人一齐大笑。   闵柔身子动弹不得,但神智未失。她天生丽质,更兼师出名门,武艺高强,向来养成了娴淑温柔的性格,待十八岁进入江湖以来,更是慎守独行,惜身如玉,嫁与师兄石清后夫妻二人行侠仗义,更是名满天下,人人敬仰。   别说被男人摸过碰过,就是男人多看她几眼,也会令她颇不舒服,但今日中计被擒,她知道自己的清白贞操,就要毁在这两个淫邪之徒之手。不由令她羞辱难当、肝肠寸断,她在心底叹了一口气,两行清泪自眼角缓缓溢出。   史氏兄弟本是色中恶鬼,眼见江湖中大名鼎鼎武林第一大美人–女侠闵柔一丝不挂的美妙肉体摆在面前,早已欲火高涨,当下各自脱光衣裤,扑到闵柔肥嫩嫩、香喷喷的成熟裸体上,大展身手,希望尽情享受这顿「美餐」。   史玉山一边揉搓闵柔双乳,一边欣赏着她凄楚的神情,凌乱的黑发映衬出她苍白秀丽的面庞,秀眉微皱,美眸紧闭,鼻翼翕合,两片樱唇无助地颤抖着,一副待宰羔羊般楚楚可怜的模样,不由想加力凌辱这绝色美女。   他低头在她红润的樱唇上啧地一吻,赞道:「好香!」伸手捏住她的粉腮,她樱口不由自主张了开来。他一张大嘴罩上她的小嘴,把舌头探入她口中乱搅。   她只觉恶心至极,躲又躲不开,吐又吐不出,而更令她惊颤不已的是来自下体的异样感觉。   史玉仑把闵柔一双修长丰腴玉腿左右分开压在地上,这样,她那女性的隐私之处,便一览无余地呈现在眼底。涨鼓鼓的阴阜上生满乌黑浓密的阴毛,但两片肥厚的大阴唇两侧,却是清洁溜溜,一根也无,由于腿分得太开,两片大阴唇也被向两边扯开一条湿润的肉缝,露出红嫩的阴肉,阴唇绵延的尽头,那紧闭的屁眼微微凸起,如一朵小小的粉色的菊花蕾。   他伸手梳抓几下阴毛,然后用手指把闵柔两片肥厚的大阴唇向两边拉开,贪婪地欣赏着这活色生香的美景:那陷在包皮里的肉核,那细如针尖的尿道口,那微微开启的可令天下男人疯狂的桃源香屄。,还有那股迷死人的少妇特有的阴部香骚气息……他「咕嘟」吞了一大口涎水,喃喃道:「太美了,这样出众的香骚屄,只让石清一个人享用,岂不可惜大哉,闵大美女,看二爷今天怎么肏得你欲仙欲死,乐得飞上天。」史玉山此时也全力捉弄闵柔鼓涨的乳峰,褐红的奶头,在剧烈的动作中渐渐硬翘起来,随即被男人的口舌包围,舔得唾液飞溅,砸砸有声。   闵柔拼力压抑渐渐升起的欲念,可被玩弄的身体各部,都是女子最敏感的区域啊。这每一种感觉,都是她从不曾经历的,压抑在贞洁观念下多年从不曾有过的欲望,却在这一个屈辱的时刻,被从深埋的心底唤醒。   史玉仑明显感到她的变化:红红的阴核已自包皮中翻出了头,并渐渐涨大,蠕动的阴道壁分泌出粘粘的淫液,随着手指的动作慢慢溢出穴外,证明阴穴深处,已是春潮泛滥了。   他拔出湿淋淋的手指,在嘴中吮了吮,道:「我们闵大美女的香骚屄已湿了,看看这么多的水,啧啧,老三,我忍不住要开始肏这武林第一大美人了!」跪在闵柔双腿之间,把她两条长长的丰润玉腿,盘绕在腰间,早已剑拔弩张的粗大阳具,直直地顶在她下阴,鹅蛋大小的火红龟头,迫不及待地在屄口摩擦着,只待主人一声令下,便立刻分波逐浪,直捣黄龙。   他一边用手指分开那两片大阴唇,一边对闵柔道:「闵大美女,十几年来你在江湖上是意气风发,可曾想到也有今天?」对准目标,腰部前挺,「滋」一声,已插入大半截。   闵柔只觉下体一阵刺痛,眼泪再次夺眶而出。史玉仑远比他夫君粗大的阳具粗暴的插入令她身心都感受到巨大的痛楚。   她只能睁大双眼,无神地望着上空,心中道:「完了,清哥,妾身的清白之躯已毁于一旦,对不住了,清哥……」史玉仑只觉得肉棒插入闵柔的香屄里温热滑腻,充满弹性,缓缓插入间那阴道内壁的层层皱褶与肉棒紧密地摩擦着,快感十足,他得意地看着这个性格高傲、武功高强的美丽女侠成为自己的胯下之臣,不由一阵激动难耐,开始大力狂抽狠插,直干了一百余下,便忍不住「噗噗」地把一股股浓精射入闵柔成熟的子宫。   「他奶奶的,这样快,不过瘾,都怪这娘们太美了……」史玉仑粗喘着,不甘心地大叫,挥掌在闵柔雪白浑圆的大屁股上「啪啪」拍了两掌。   正口、手齐动,把闵柔一对丰满的奶子蹂躏得又红又肿的史玉山见状,忙道:   「其为鱼肉,我为刀俎,须要慢慢折磨这娘们,何须心急?哥哥暂且一歇,看我来侍侯这武林第一大美人。」也不待史玉仑回应,早迫不及待地拎起闵柔双腿,拖将过来,将腹下坚挺细长的阳具摇了几摇,「噗滋」一声,已一贯而入,直插到底。   闵柔痛得几乎昏去,只觉得下体似被一根长长的铁棍贯穿,那龟头已突入子宫,不由闷哼一声,娇躯起了一阵颤抖。   史玉山的阳具被闵柔香屄紧紧夹着,密不透风,不由爽叫一声:「好紧的香骚屄,夹得三爷魂儿都飞上天了!」更不怠慢,把闵柔一双玉腿扛在肩上,如狂风暴雨般猛抽狠插起来,狭小的空间里,顿时响起一阵急促而清脆的「啪啪」的肉紧之声。   这史玉山的床上功夫,果然了得,忽快忽缓,九浅一深,把个闵柔的娇躯,弄得如狂风骇浪中的一叶小舟,颠簸不已。粉腮绯红,美目迷离,乌发蓬松,娇喘连连,尤其那胸前一对雪白丰满的奶子,颤抖得几乎要飞起来。   一旁歇息的史玉仑看得目眩神迷,他爬到闵柔头边,掰开她的下巴,把那根油光光、软绵绵、臭哄哄的阳具,生生塞入她的樱桃小嘴里,只剩两颗卵蛋露在外面。他哈哈笑道:「闵大美人,二爷的大鸡巴滋味如何?插过你下面的嘴,若不插你上面的嘴,你这名动天下的武林第一美人岂不怪爷太不公平?」眼见闵柔面上露出厌恶的神情,却是欲吐不能,不由心头得意,当下跨蹲在闵柔身上,双手抱着闵柔螓首,一蹲一起,将肉棒在闵柔嘴里抽插起来。   闵柔一阵恶心欲呕,但这种感觉只是一瞬而逝,随即又淹没于被凌虐的欲海之中。   史玉山一通狂抽猛插后,渐渐放缓节奏,直起身子,双手按着闵柔两条大腿向两边分开,把阳具抽至穴口,再轻轻捣入,每一下都带着那两片红肉翻入卷出,淫液淋漓,两团纠杂在一起的阴毛都被弄得湿湿的,泛着淫靡的亮光。他一边抽插一边用手指抚弄闵柔娇嫩红肿的肉核,极力要把闵柔送上快乐的巅峰。   终于,在两人几乎同时的阵阵抽搐中,史玉山畅快地射精了。闵柔只觉又是一股股火热的精液直射入子宫,震得她娇躯颤抖,心神俱飞,只感世间万物皆不存在,只愿永远被这样干下去,在无法抗拒的快感中,她失禁地泄了出来,「嘶嘶」声中,一道浓热的贞洁阴精断断续续地直射在史玉山龟头上。   史氏兄弟先是惊鄂,随即得意得狂笑起来。而可怜的女侠闵柔则已陷入半昏迷状态,早已不知羞耻为何物了。   史玉山抹了一把汗水,喘着粗气道:「想不到这娘们如此淫贱,竟被老子肏得泄了那么多阴精,给石清知道不气死才怪,哈哈,他老婆这块香屄真是人间极品啊。」缓缓拔出阳具,顿时,一股混和了闵柔高潮阴精及他们两兄弟精液粘稠液体汩汩流出,顺着闵柔深深的屁股沟向下淌着。   史玉仑笑道:「这娘们已乐死过去了,看来,可以解开她的穴道来玩了,否则,总是死鱼一条,不够爽快。」史玉山点点头道:「不错,现在即便解开她的穴道,她也无力寻死了,不过,以防万一,只可解她肩井等穴,让她身子手足可以活动,可以浪叫,以增乐趣,但这娘们武功高强,不可不防,气海穴是万万不可解的。」一边说,一边出指飞快,解了闵柔几处穴道,闵柔「唔」了一声,发出了被奸淫以后的第一声呻吟。   史玉仑的肉棒刚才在闵柔小嘴里一番搅捣,正自涨得难受,急欲梅开二度。   当下抓过闵柔的白色真丝亵裤,在闵柔狼藉的阴户胡乱一擦,道:「闵大美人,二爷又来了,这一次定不会令你失望!」伏身而上,一记拨草寻蛇,粗硬的阳具「吱溜」一声,故地重游,再度进入闵柔那湿淋淋的肉穴,轻车熟路地抽插起来。   闵柔的意志似已完全被摧毁了,即使穴道已解,她也毫无一丝反抗的意识,反而在生理的快感中下意识地扭动下体,迎合着史玉仑的冲击,樱唇间更是发出阵阵「咿咿……哦哦」的呻吟,娇啼婉转,如泣如诉。   史玉仑直肏了百十下,亦感气喘吁吁大汗淋漓,便抱着闵柔肥臀,顺势一个翻身,自己睡倒,把她翻到上边,下体起伏,自下向上,仍自抽插不已。闵柔穴道乍解,娇躯仍是绵软无力,只能将上身伏于男人胸口,肥臀高举,娇喘吁吁地任由他摆弄。   她的一颗螓首垂在史玉仑颈边,一头秀发瀑布般散落,丰润的酥胸紧贴男人壮健的胸口,那一对丰满坚挺的奶子,被挤压得变了形。史玉仑只觉闵柔那两团软肉不断摩擦着胸膛,脸儿相偎,香泽微闻,妙不可言,不由加力挺动。   史玉山坐在一边歇息,正对闵柔雪白浑圆的大屁股,二人交合的性器纤毫毕现,一览无余。只见史玉仑那根青筋虬结的粗大肉棒由下而上,快速进出闵柔的阴道,带着水亮的阴肉卷入翻出,那毛茸茸的阴囊甩上甩下,「啪啪」声中,撞得闵柔两片肥臀颤抖不已。   史玉仑一边干穴,一边把手在闵柔肥白香臀上乱摸,一根手指轻轻揉着闵柔那微凸的屁眼,刺激得闵柔阴部阵阵抽搐。他喘着粗气对史玉山道:「老三,这娘们的香屄精彩绝伦,屁眼也紧得可爱,你还等什么,快来开她的后庭花啊!」史玉山正自按捺不住,闻言阳具再度勃起,他起身跨伏于闵柔浑圆香臀后,史玉仑也合作地暂停了动作,并且用双手帮忙抱住闵柔的纤腰。   史玉山左手扶住闵柔的肥臀,右手握着阳具,龟头抵住闵柔的小屁眼,用力慢慢捣入,「滋溜」,仅塞入一个龟头,只觉紧密难行,但却也激起了他的暴虐之心,决心在征服了武林第一大美人的香骚嫩屄之后,再度征服她的后庭花。于是借着阳具上沾满的滑腻的淫汁,他用力插入了半截。   闵柔只觉屁眼一阵撕裂般的刺痛,不由抬起上身,惨叫连声,反回手去推阻,同时把臀部乱扭,似乎希望能够甩脱,但史氏兄弟早有防范,两双手臂紧紧箍住她下体,令她一点儿也动弹不得。   史玉山见闵柔反抗,不由大怒,挥掌在闵柔肥嫩的大屁股上「啪、啪」连拍几掌,恶狠狠吼道:「贱人!乖乖让三爷肏你的屁眼,再敢抗拒,看三爷把你的肠子也捅出来!」闵柔吃痛,不敢再动,只能眼泪汪汪将银牙紧咬下唇,委屈地承受阴户和屁眼同时被两根大肉棒贯穿的非人淫欲。任她素日里孤芳自傲,视天下男人如粪土;任她身怀绝技,出道江湖名满天下;任她天生丽质,美丽脱俗,却仍是错生女儿身,红颜多薄命,此时被江湖上两个宵小之辈象对待最低贱的妓女一样地奸污着,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史氏兄弟本就是江湖上小有名气的色狼,又加闵柔成熟美艳的肉体确是迷人,令二人欲火熊熊,不能自己,俱是发疯般狂插猛抽,毫不怜香惜玉。他兄弟干这双管齐下的调调配合甚是默契,两根肉棒一张一弛,你进我出,我出你入,令闵柔的下体,无一丝空闲与喘息,始终是涨满的,偶尔双棒齐插,那两颗龟头几乎要在女人的肚中碰个头,真真是要捣碎肝肠,戳破肚腹,只干得闵柔娇呼惨吟,死去活来,白眼频翻,高潮连连。   在这破败狭小的庙堂中,这一幕情景是如此的精彩:两个黑壮丑陋的男人把一个成熟美丽的雪白女人夹在中间,拼命运动着,似要压榨出她肉体里的每一滴汁水。空气中充斥着男人快意的呼吼粗喘和女人似痛苦又似快乐的呻吟娇啼,尤其是那肉肉相撞的「啪啪」声和那「滋滋噗噗」的入穴之声,更是绵绵不绝,绕梁回荡,显示着这场风流阵仗之空前激烈。   暮色微至,山林间一片死一般沈寂,一群野鸦绕在庙脊树巅,呱呱大叫,不肯停息。   破庙中已云收雨住,史氏兄弟已不知去向,只剩被蹂躏的气息奄奄的武林第一美人–女侠闵柔「大」字形躺在殿中,秀发蓬乱,面色惨白,双目紧闭,高耸的酥胸急速地起伏,仍自汗光莹莹,双腿之间一片狼藉,长时间的奸淫令她的阴道与屁眼都无法闭合,男人白色的精液混杂着闵柔自己的阴精,自她那两个抽搐着的洞眼中不断流出,状极香艳……